阿里云开年Hi购季

顶尖宣传策划+巨额预算:Netflix力争奥斯卡最佳影片

2019年02月18日 15:56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即将来临,流媒体巨头Netflix为旗下竞争奖项的电影《罗马》(Roma)做了大量工作,密集的宣传活动震惊好莱坞。如果《罗马》获得主要奖项,将会改写奥斯卡的历史,也会改善Netflix在院线市场不太受欢迎的处境。

Roma_theatrical_poster.png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去年十二月的某个周日,流媒体巨头Netflix在好莱坞租了两个摄影棚,为阿方索·卡隆的艺术片《罗马》(Roma)做宣传。电影围绕一名年轻女佣在墨西哥城的一个中产阶级社区“罗马”的工作经历展开。《罗马》电影里的服装像博物馆藏品展览一样展示着,以供奥斯卡评委观赏。卡隆和他的制作团队连坐数小时参与专题讨论。

活动中间提供的早餐和午餐都贴上了“罗马”标签,还有印着“Roma”的特制巧克力。参与者还可以把自己的照片与电影场景相结合,然后发布到网上。

这一切让评委感到惊讶,甚至觉得有些做过头了。毋庸置疑,这一切无不说明Netflix是多么渴望获得一尊奥斯卡小金人,以及公司对活动背后负责人的巨大信心。

这次Netflix为宣传活动请来的是奥斯卡宣传老将,现年55岁的丽莎·塔巴克(Lisa Taback)。1990年代,她在米拉麦克斯(Miramax)与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合作时,展露头角。她的成就包括帮助《国王的演讲》(The King's Speech)、《艺术家》(The Artist)和《聚焦》(Spotlight)等影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项。Netflix的首席内容官特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在去年7月份任命塔巴克为公司人才关系与奥斯卡副总裁时,称她为“精英中的精英”,又说他希望“进一步为那些将梦想项目带到Netflix的优秀创作者和创意人才赢得属于他们的荣誉”。

这一次招聘在好莱坞引起巨大骚动。好莱坞报道的头条标题赫然写着:《Netflix挖走精英策划,奥斯卡竞争局面大动荡》。通过将市场上最优秀的宣传策划人才收入囊中,Netflix一边给自己的影片加油助威,一边给竞争对手一记下马威。

如今,塔巴克为《罗马》精心策划的成本高昂的奥斯卡宣传逐渐具有了历史意义。卡隆的这部以西班牙语和米斯特克语为主的电影备受评论家好评。电影已经入围第91届奥斯卡奖,并有望成为今年的最佳影片。南加州大学研究娱乐、媒体和社会的教授马蒂·卡普兰(Marty Kaplan)表示,若Netflix摘得桂冠,“历史将改写”。

假如一部在线发行的电影成为奥斯卡大赢家,那么关于在好莱坞电影实质的争论就将结束。这对那些拒绝上映《罗马》的大型连锁影城来说,将是一次巨大打击。他们拒绝上映《罗马》,是因为Netflix仅提供三周的独家放映时间;而行业常规是三个月。再就票房数据而言,Netflix称,影片自11月21日发行以来,已在美国250多家电影院上映。但公司未透露具体的票房数据。《罗马》的胜利,有望鼓励如环球和华纳兄弟等老牌电影公司缩短各自的影院“窗口时间”。

《罗马》的获胜也将使得Netflix与传统制片工作相比更具竞争力,吸引到更多的顶级电影制作人。《罗马》已经获得10项提名,另一部作品《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The Ballad of Buster Scruggs)也获得三项提名。即便没能获得最佳影片,其它奖项也足以为Netflix再镀一层金,帮助公司在未来的竞争中突围——迪士尼、华纳媒体和苹果均打算在今年推出自己的流媒体服务。

塔巴克拒绝对本篇报道做出评论。像塔巴克这样的宣传策划很少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尤其是在奥斯卡前夕,称他们希望把精力专注在电影上。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制片公司不希望被扣上“试图操纵评委”的大帽子。

即便存在诸多利害关系,Netflix仍旧授意塔巴克和公司宣传部门发起一场大型浮夸的宣传活动。《罗马》是一部黑白风格电影,没有当红明星,制作成本也只有1500万美元。但公司却在该电影的宣传上耗资2500万到3000万美元。一些竞争对手则认为,这些数据仍旧相对保守。Netflix的内部人士则辩称,有些支出是用在消费者的推广上。

不管成本多少,这部电影的宣传都将成为外语片的历史之最。(到目前为止,没有一部外语影片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影片。)

事实上,想要赢下奥斯卡最佳影片之名,不破费一笔几乎是不可能的。今年入围该奖项的八部影片都已经展开了数月的宣传活动。据奥斯卡策划估计,华纳兄弟已经为《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的宣传花费近2000万美元,影片导演布莱德利·库珀亲自飞往纽约、洛杉矶和伦敦参加宣传活动。迪士尼也为《黑豹》(Black Panther)的宣传慷慨解囊。

环球影业以《登月第一人》(First Man)之名向评委寄送大量书籍,外加剧本注释副本等等。但收效甚微:该片获得虽获得四项提名,却无缘最佳影片提名。

这或将是印象中最难忘且坎坷的一届奥斯卡。尽管历届奥斯卡均不乏暗箭伤人和阴谋诡计,但今年的评委收买行为尤其严重,部分原因在于今年入围该奖项的影片实力不相上下。

“竞争从未如此激烈,好莱坞未来争夺战仿佛已经打响,不仅在于挽救收视率下降的电视节目,也在于今年有Netflix横插了一脚,”长期关注奥斯卡的萨沙·斯通(Sasha Stone)说道。

塔巴克并未韦恩斯坦麾下唯一一个参与今年奥斯卡之争的策划。为《绿皮书》(Green Book)出谋划策的托尼·安格洛特(Tony Angellotti)曾帮助韦恩斯坦旗下的电影《英国病人》(The English Patient)与《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拿下最佳影片大奖;《黑色党徒》(BlacKkKlansman)背后的丹尼·韦恩斯坦(Dani Weinstein)曾在2012年到2016年期间担任韦恩斯公司的宣称总监。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直就职于米拉麦克斯的辛西娅·斯瓦茨(Cynthia Swartz)也曾为《黑色党徒》和《黑豹》出谋划策。

即便如此,为流媒体公司Netflix出力的只有塔巴克一人。很多好莱坞高管纷纷表示,Netflix为争取艾美奖和奥斯卡奖的慷慨程度近乎前所未闻。比如,今年,大多数制片公司送去参赛的DVD影片只有数部,而Netflix一口气送了17部。

Netflix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这个数据反映了公司正在制作的影片数量之多,和大多数好莱坞制片公司不同,这也解释了公司为什么决定在内部成立奥斯卡竞选团队。

塔巴克之前有自己的公司,叫LT-LA Communications。近年来,她的公司曾多次与狮门影业、A24、索尼影业和二十世纪福克斯等公司合作。加入Netflix,她把LT-LA的全部员工也带到了Netflix。目前,Netflix的奥斯卡宣传部门有近20人。

《罗马》的宣传活动始于去年8月13日。当天,塔巴克和Netflix的电影宣传主管朱莉·方丹妮(Julie Fontaine)邀请十多名电影记者参与一场非正式的鸡尾酒会,随后影片导演卡隆亦出现在酒会上。接着,电影陆续出现在一系列重要的电影节上。随着奥斯卡的临近,Netflix邀请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和查理兹·塞隆(Charlize Theron)等明星主持放映活动,还在洛杉矶和纽约的餐厅举办各种派对。除此之外,公司还向重要的评选者发送邮件,包括一本精心制作的小册子,里边有循环播放的《罗马》预告片、墨西哥巧克力和价值175美元的剧照集等。在洛杉矶,相关的广告持续了数月。

几乎每一个在好莱坞有分量的人都知道塔巴克,对她的评价也分为两大阵营。钦佩她的人认为她“聪明”且“斗志昂扬”,是一个总能在影片与当下文化之间找到衔接点的“将军”。批评者抱怨称,她过于无情,有时她身上的荣誉当之有愧。

“我是那个无情地击垮对手的人吗?不是的,这从来都不是我的策略,”塔巴克在2017年时说,“我的策略是孜孜不倦。”(图尔)

阿里云

对文章打分

顶尖宣传策划+巨额预算:Netflix力争奥斯卡最佳影片

3 (50%)
已有 条意见

腾讯云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