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ing 敏捷研发

直面罗永浩戴威们的创业人生 再难也要坚持很燃

2019年01月11日 12:50 次阅读 稿源:新浪科技 条评论

“回过头看片子,我有一些沧海桑田的感觉,创业真的不容易”,记录了14位创业者沉浮的导演关琇说,无论失败与成功,过程中经历的东西都值得被记住。戴威在办公室吃盒饭的间隙,抬头看了看窗外说道,“办公室就能看到校园,这是不忘初心。”他意气风发地说要让小黄车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一幕来自2017年,共享经济正在潮头。那时的他,没有想到ofo的冬天来得这么快。

记者 / 张姝欣 万珮

编辑 / 苏琦

这是首部创业纪录片《燃点》中的剧情,镜头刻画的十四位创业者生死拼搏的故事,也是中国正在发生的创业史。电影将于今日(1月11日)上映。

罗永浩、戴威、张颖、papi酱、傅盛、安传东、金星、马薇薇、徐小平、唐岩、许单单、孙海涛、孟雷、潘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中有知名投资人,有把公司送上市的成功创业者,有曾站在风口后又衰落的明星创业者,也有连续失败又不断重来的草根创业者,他们一起组成了这个有血有肉的创业时代。

“回过头看片子,我有一些沧海桑田的感觉,创业真的不容易”,记录了14位创业者沉浮的导演关琇说,无论失败与成功,过程中经历的东西都值得被记忆。

水滴筹CEO沈鹏在观影后称,电影很写实,记录的很多日常场景都似曾相识,其中最让他有感触的是安传东,“他才是中国大部分创业者的画像,他在出租车上和同事计算如何省电,还有团队之间因为业务而直白地争吵这些场景,在水滴筹创业的过程中都曾一一发生过。”

张颖曾说,创业路上堆满白骨,想活下来不容易,做大做强更难。

车和家创始人李想回忆,他第一次创业时怎么犯错都没事,也没有什么竞争对手,招一个人就一千多块钱。今天的创业者难度高了几十倍,尤其从2019年开始,所有的创业者都要准备好一场战争,要么成功,要么死,也没有太多冲出去的机会。这比20年前残酷太多倍了。

但如果你要问前路在何方,《燃点》影片开头有一句话或许是答案:这是我的路,你的呢?我回答那些问我“路”的人,因为每个人都该去选择自己的路。

起点与终点

创业通常起于一个微小的执念,征途是星辰与大海,终点是未知与无限。

罗永浩说,他看见很多人创业是为了赚钱,而他却是因为强烈的幸福感。据唐岩回忆,罗永浩之前的创业项目是淘人网,是别人找的他,他当时最想做的其实是手机,无奈手里没钱,不过还是“一聊到手机就唾沫横飞。”

张颖用一句话印证了罗永浩这种原生动力的强烈,罗永浩借钱、卖房子、做陌陌直播,每一分钱到手,眼睛都不眨就投在公司里,“我对这种人的态度是,我做不到、你做到了,就是牛逼。”

正是在这种热忱的驱使下,罗永浩带着找唐岩借的900多万,于2012年5月成立锤子科技。一旦开始困难是难以预计的,成立六年,罗永浩反复经历资金链断裂、融资困难等困境,直到最后脱敏。他形容“这是个逐渐麻木的过程,不是完全无感,而是没那么疼了,就那么回事儿了。”

他曾在2014年B轮融资融不到的时候天天失眠,但2016年经历资金链断裂时每天都能睡得着觉,虽然两者强度一样,都是随时发不出工资、随时倒闭、随时被债主围楼。

与之相对,罗永浩并没有能对“脱口秀”脱敏,锤子创办六年他一共开了12场发布会,也一度被看作是发布会驱动型公司。但在《燃点》中,罗永浩却谈到,他创业中最大的不快乐其实是来自于演讲,融资困难带来的不快都不及于此,“我不愿意当众演讲,这是我创业当中最烦的一件事,早晨起来拉开窗帘,本来想呼吸新鲜空气,但一看到场馆就觉得是死缓。”

戴威的创业之路也缘起于对自行车的热爱,他觉得自己好像天生就会骑自行车,共享单车是他第六个关于自行车的创业方向,前面5次都倒下了,公司一度濒临破产。

与罗永浩的一路坎坷不同,戴威是一个从高处跌落的故事,他创办的ofo曾有过高光时刻,一度为共享单车这个细分行业的龙头,“产能第一,订单第一,用户量第一。”

在《燃点》中,戴威有一个镜头,在吃盒饭的间隙,他抬头看了看窗外说道,“我现在在办公室能看到校园,这是不忘初心。我们从学校走出来,服务从城市拓展到全球,每年我都非常激动,因为有更多人开始骑车。”

如今ofo深陷押金难退、融资难寻等漩涡,戴威依然说“要跪着活下去”。他认为任何事情都会过去,只要想去的远方足够远,往前走就是接近,就是成功,“我更看重ofo及它背后所代表的精神的延续。”

相较之下,连续创业者安传东的“终点”更为实际,“一开始我想做一家上市公司,现在的梦想是做一家公司卖给BAT。”

他还记得,2007年的时候第一次来北京,第一份工作是搬砖砌墙。那是北京最热的时候,没有阴凉地,在太阳底下站5分钟都受不了,后来包工头跑路,深感挣钱不易。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决定要在北京打拼出一席之地,用创业来证明自己。

“我要是认可这个命,索性不如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一些,我的心可以变得很宽很大,我可以包容很多委屈,我想去扭转像我这类人不公平的局面。”

质疑与支持

创业路途中,创业者会面临无数来自外界和自我的怀疑,也会收获很多善意的鼓励与支持。

《燃点》中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安传东上一次创业想做视频版的大众点评,张颖一针见血地问到其商业模式、收费模式、数据、收入等问题后,说道,“我没理解哪里来的共享啊,你拍了一个餐厅的介绍片,不代表你就能让很多B端成为你的客户,没有量,两者之间互动的逻辑完全不成立。”

张颖甚至尖锐地指出,这是创业者群体普遍存在的问题:没有任何依据假想出来一个市场,包括团队的核心竞争力也没有想清楚,“就是莽撞创业,这件事情按照他的模式能跑起来我完全不相信。”

甚至安传东的同事也并不完全信任他,在开会当中团队就人员招聘、产品模式等事情不断争吵,“我觉得你没有想清楚”,同事大声指出。

受到质疑的还有已经小有成绩的马薇薇和papi酱,张颖称,他知道,大多数有文艺底蕴的人创业,都会遇到无形的天花板,有可能是自己的认识不够全面,或者过于懒散等,都会死在路上。

papi酱在刚开始做MCN机构时相对比较封闭,来公司开会也不像现在开得这么勤,因为她觉得自己做内容和跟对别人阐述怎么做内容是两码事,“我会逼着自己多去和别人交流,创业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真的要有人骂一骂你,打一打你,你才能逼着自己往前走。”

创业者时常在极度自信和极度自卑之间徘徊,安传东说,有一个阶段你会坚信自己什么都可以干成,然后另外一个阶段你会发现自己一无是处。

傅盛则举了马化腾的例子,“腾讯的人和我说,马化腾也经常是在极度自信和自卑当中来回跳跃,第一次听觉得怎么会呢,后来才慢慢地理解。”

也有些片段是温暖的。罗永浩谈及和老婆住在一起时,一个星期也就一两顿饭能一起吃,但他无论做什么老婆都支持;安传东发不出工资时家里拿出十万块补贴;戴威深陷危机时,张颖坚定地支持:“戴威连30岁都不到,却已经熬过去好几个坎。今天无论他要干什么,只要他的逻辑是对的,哪怕损伤一点利益我们也会支持。”

时间拨到2017年11月,锤子手机M系列发布会上,罗永浩在成都万人场馆的鼎沸人声中说道,那些唱衰锤子科技的评论者,还是给出了一些悲伤中令人感到温暖的评价,比如可能迈过了及格线,可能要毕业了,可能一时半会死不了了。

“我预感我们会越走越顺,会卖疯了,如果我们卖过了几百几千万台,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罗永浩说道。

现在安传东又站在了创业的起跑线上,做浸润式中小学古诗文阅读软件——席读。他称,之所以选择这条赛道,是因为经济越不好,教育越吃香,“这次真的想清楚了。”

在那次失败的创业经历中,安传东的投资人王笑林说,其实一开始投的并不是这个项目,已经换了一次赛道,“我认为他这次选对了,如果还跑不下去的话那就是人的问题。”现在这位投资人已经成了安传东的合伙人。

绝境与生机 

“3年以上的创业公司,只有7%能生存下来,更不用说继续做大做强了”,张颖说创业之路是绝望的,满路都是白骨累累。

资金短缺,就像创业者的死神,如影随形。

安传东会为了250多元的电费,跟员工“死抠”空调周六日开不开,热水器下班拔不拔的细节;戴威曾在公司破产时,以自己的信用做抵押向投资人借100万以求腾挪出生存的空间。

罗永浩回应锤子手机是发布会驱动的质疑时,直言没钱。“锤子以那么有限的预算去做业务,很多时候都捉襟见肘。”

新氧创始人&CEO金星回忆上一次创业失败,随着账面资金变得越来越少,融资的希望被投资人打了一个巨大的耳光。“当整个公司账上只剩几万块,你知道这只够发最后一次工资,时候到了。”

死神永远不止一位。对一家创业公司来说,发展缓慢就足以让它堕入深渊。 戴威观察到随着ofo体系逐渐庞大,效率也在下降:一方面是车辆增多后如何高效运营;另一方面是人员众多带来的成本压力。 “一开始会觉得做什么事情都很容易,现在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他感慨。

米果文化COO邱晨的焦虑和戴威类似,那时的她意识到米果这家成立不足一年的公司,已经不可能再经历之前的急速增长了,她感到“迷茫,觉得后面的每一步都很艰难”。

在电影里,米果创始团队分析增长困境时,马薇薇用了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的话:瘾大活不行。就是干劲十足,以为做什么都行,以至于失去了对方向的把握。“我的货经得起在用户面前持续售卖吗?”马薇薇说这是每个内容创业者的必经困境。

所以到底要跑多块?在皇包车创始人孟雷看来,要跑得赢对手才行。“创业就是赛跑,你一停别人就超过你了,你就完蛋了。公司越大,你的靶就越大,瞄准你的枪就越多。”

发展缓慢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是一件更残酷的事情,增长慢,股价就会下跌。猎豹成立之后的五年,每年都能做到大于100%的增长。而让他焦虑的是,猎豹在2017年的增长仅有25%。这意味着猎豹原来的那套“工具+广告”的策略遇到了挑战。

生机在哪?在电影中,傅盛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猎豹只有在新的边缘地区才有可能找到机会,他决定去机器人领域试试。

欲望与自由

世界上只存在两种创业者,一种把创业当做阶级上升的通道,另一种纯粹是为了自我实现。

几年前,papi酱一直想买一款包,老胡(她丈夫)送给她之后,她发现“有包之后,包不再重要了”。

创业后,她的目标换成了给妈妈买套电梯房,因为对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来说,每天爬六楼太不方便。

理想的房子就在办公室对面,有时候她会望着高楼,想象住在那里该会是什么感觉,“那个房子多好啊,我好想住进去”。但即使她成了“2016年第一网红”,积累的财富依旧不能让她轻松换房。

马薇薇不同,她打算永远不在北京买房,一方面因为自己是丁克,买房也不知道留给谁,另一个原因跟papi酱类似,她还没有有钱到轻松买房。

但这不意味着她更自由。生活中有很多不可预知的风险,比如家人随时可能会重病,有钱不一定能摆平所有的事情,但有钱一定比没钱好,“只要有欲望在就永远不自由。”

上市能最大程度满足创业者的财富欲,傅盛形容猎豹上市后的感受:“买好车、买房子的欲望通过上市突然就得到满足,你会发现空缺出一块来”,金钱就像papi酱一开始想买的包,一旦得到,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不需要再追逐金钱时,人们在追求什么?

有人为了兴趣,傅盛做机器人是因为能够让他感到激动;有人追求卓越,在张颖看来相比于身缠万贯,事业上持续的卓越让他更感兴趣;有人享受生活,唐岩说:“创业不是生活的全部,你有很多身份,可能是男友、儿子,我绝对不赞成把所有信用都压在一个创业项目上。”

每种选择,都值得被尊重。“不要去苛责人们对金钱的追求,也不要去挑剔有了钱之后人们不同的生活态度”,徐小平说。

命途与时运

在中国, 奇迹每天都在发生。“今天中国的创业氛围是独一无二的,这个时代的速度就像按了快进键一样”,孟雷说。

作为国内第一批天使投资人的徐小平感慨:没有想到,仅仅五年,中国的VC行业和资金链就能变得如此繁荣。

独一无二的机遇,造就这片战场独一无二的残酷。张颖说:“每年我都和美国创业者说你们很幸运,没有在同一个战场和中国的创业者厮杀,否则你们会被中国的创业者杀得片甲不留。”

战场硝烟四起,如何突围?

创业者要足够sharp。 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说, 创业要想获得高额的收益和回报,就要捕捉机会;拉勾网许丹丹说,要积极探索一个全新的方式来让公司跑得足够快,过程中还不掉链子;马薇薇承认自己不具备天才的理念和创意,要在运气和能力范围之内不断实验。

创业者要足够tough。李想说,合格创业者最典型的形象是圣斗士星矢。对手越强大,困难越致命,战斗力越强,而不是屁大的问题就怂了;戴威说,自己选的路,不要赖别人,哪怕再痛苦也要坚持下去。

创业者要足够firm。孟雷说,皇包车项目启动时,没人相信这件事情能做成,但他要找愿意相信它的人;金星也相信,在特别贫瘠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东西,生命力更顽强。

同时,你也要足够幸运。

即使骄傲如唐岩,也认为创业是一件成功率极低的事情;即使聪明如马薇薇,也在一款成功产品退出后还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尖端内容生产商,“万一是蒙中的呢”;即使强悍如张颖,也承认投资是靠天吃饭的买卖,越做越觉得是运气导向。

在这个时代,成败瞬息可变。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说每个创业者都是一个燃点,一无所有的创业者和春风得意的创业者身上,都有着同样的光芒。

Coding

活动入口:

Coding敏捷研发 - 研发产出提升20% 5人以下小团队免费

走进Verisign - 互联网根服务器的管理者/.com的守护者

对文章打分

直面罗永浩戴威们的创业人生 再难也要坚持很燃

55 (89%)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