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亿人追捧永不“塌房”的虚拟偶像 未来会取代吴亦凡们吗?

2021年07月21日 19:03 次阅读 稿源:凤凰网科技 条评论

从郑爽代孕,到华晨宇和张碧晨“有个孩子”,再到吴亦凡的私生活风波,流量明星“塌房”事件不断,粉丝和合作品牌方也遭受一次次突如其来的打击。近日,艺人吴亦凡被爆以拍摄广告、mv女主选拔为名,诱骗未成年女性。舆论发酵后,韩束、云听、良品铺子、滋源、华帝、保时捷等十几家品牌与吴亦凡终止合作关系。

此外,吴亦凡参演古装片《青簪行》的投资方也受到波及,该剧投资金额超3亿元。若事件持续发酵,《青簪行》上档几乎无望,企鹅影业、新丽传媒、凤凰联动影业等片方将承受巨额损失。

流量明星频繁“翻车”,越来越来的影视公司和品牌方将目光投注到虚拟偶像身上。7月19日,国内知名造星公星乐华娱乐工商变更,新增股东阿里影业、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北京量子跃动。有市场人士表示,字节跳动投资的应该是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偶像女团A-SOUL,该女团由字节跳动运营。而在拉勾平台上,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正发布的虚拟偶像方向职位。

字节跳动虚拟偶像方向招聘

相较于真人偶像,虚拟偶像容颜不老、人设不崩,这种稳定性让资本乐于与他们进行商业合作。从投资合作的角度来看,这不失为一门好生意。但追星本身是情感投射和寻求自我的方式,由技术构成的虚拟偶像,能获得粉丝认可吗?其商业化现状如何?

近4亿人热捧,虚拟偶像崛起

虚拟偶像,是指由电脑图形化、AI、信息投影等技术制作,拥有鲜明人设、完美形象的数字化产品。目前,虚拟偶像已有三种主要形态:第一代是科技和娱乐公司推出的虚拟偶像,如初音未来、洛天依;第二代,则是从漫画和游戏衍生出的虚拟主播,包括绊爱、辉夜月等;第三代,是由不同品牌公司打造的网红代表,如Lil Miquela、Imma等。

今年7月,一场名为“VR2021全息演唱会”的大型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当晚舞台演出的主角,并不是有血有肉的当红明星,而是一众拥有完美形象的虚拟偶像,它们多为B站或社交平台上的虚拟主播。

虚拟偶像舞台表演

这些虚拟偶像,不仅在现场进行歌唱、舞蹈表演,还会与粉丝进行互动、分享日常。高三学生田甜是虚拟歌姬洛天依的忠实粉丝,她表示:“就是因为是虚拟的才喜欢,她不仅人格完美、干净纯粹,还和网友一般亲切,不会像明星一样难以接近。”

据B站CEO陈瑞透露,这样的虚拟主播在B站上共有32412个,相比去年增长40%。而数据平台vtbs.moe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B站针对虚拟偶像的订阅打赏比去年同期增长350%。目前,B站已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

事实上,随着二次元圈层的人数逐年增加,Z时代对于虚拟偶像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根据爱奇艺发布的《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我国二次元用户规模已从2017年的3.1亿增长至2019年的3.9亿,其中95后至05后用户渗透率达到64%。

真人明星的形象容易受负面新闻冲击,其代言的品牌也易受波及。而虚拟偶像人设不易崩塌,形象完美,因此形成一股美妆、汽车、食品等领域企业纷纷采用虚拟偶像代言的风潮。如美妆品牌花西子推出“花西子”虚拟代言人,华硕打造了“天选姬”,欧莱雅中国推出虚拟偶像“欧爷”。

花西子相关负责人向凤凰网科技表示:“推出虚拟偶像代言人,并不是出于商业化考虑,而是品牌形象方面的探索”。而另一家不愿具名的乳业公司则表示,相较于明星,虚拟偶像不用担心档期问题,成本也可控,更重要的是可以规避风险,这是他们选择虚拟偶像代言主要考虑的因素。

虚拟偶像背后的年轻粉丝群体,以及商业代言风潮的崛起,吸引了巨头下场。据天眼查信息显示,6月8日,知名造星公司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偶像A-SOUL成员著作权的拥有者,变更为字节跳动关联公司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100%控股,这也意味着字节跳动正式入局虚拟偶像。

有市场人士表示,字节跳动与乐华的联手十分契合,字节在技术和社交平台上拥有不可比拟的优势,乐华则拥有对偶像打造的天然内容和宣发优势。

而在字节之前,腾讯、爱奇艺、网易等互联网公司,已悉数入场掘金。

虚拟偶像有钱途吗?

尽管资本看好,但国内虚拟偶像工业还远未成熟,商业化之路并不乐观。AI换脸服务平台AI。

stars创始人孙博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就目前来说,由于IP内容的影响力较小,虚拟偶像的出场费远不如明星,市场上也就洛天依的商务费能追赶一线明星,其他虚拟偶像收入连四五线小艺人都达不到。”

比如,乐华和字节推出的A-Soul女团时常会在B站进行直播。其中,女团成员向晚和嘉然打赏金额在B站虚拟主播中国名列前茅。而据B站数据显示,四月直播了43.4小时的A-SOUL营收仅为63万元。相比之下,真人女团火箭少女成员孟美崎单次出场费就达到两三百万,差距可见。

除此之外,看似光明的前景下,还存在无法出圈,商业化单一的问题。

目前,国内虚拟偶像大多缺少曝光机会。相比真人明星,通过电视剧、综艺、歌曲等作品提高曝光量,吸引流量圈新粉。虚拟偶像只有在特定的晚会活动,以及品牌指定的商务代言才能活动,难以持久的曝光,就无法吸引粉丝关注,这也导致虚拟偶像出圈困难,直接影响其商业变现。

据悉,当前市场上,粉丝经济依旧是虚拟偶像的主要商业化手段。头部IP主要依靠演出、直播、授权、周边等获取收益,而腰部和尾部由于缺少稳定粉丝群体,在传播上较弱,商业变现困难。一位杭州的虚拟偶像平台负责人表示:“由于商务收入太少,我们公司现在只剩下10多个创始成员,转向给影视公司提供AI、全息投影等技术服务。”

此外,虚拟偶像作为二次元文化的产物,目前还相对小众。“就是懂的人他很懂,不懂的人怎么都不明白,很多公司不采用虚拟偶像,是他们既不懂虚拟偶像文化,也不懂这方面的技术。”孙博表示,目前行业市场生态需要完善,整个商业化方面也需要探索出更系统的模式。

而关于影视公司,是否会用AI换脸以及虚拟偶像替换明星的问题。“影视方面的市场太小,远不如代言。”孙博告诉凤凰网科技,限韩令时期,确实有部门影视公司通过AI换脸替换一些韩国演员,但仅限于不知名的影视,这是巧妙规避风险的手段。若是郑爽、吴亦凡这类艺人主演的电视剧,由于观众已经知晓,换脸也改变不了情况,投资方也不会再花费资金。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AR、VR、全息投影等技术的提升,以及互联网巨头的加入,日趋激烈的竞争无疑将加速虚拟偶像产业的发展。但如何开发线上线下完整的产业链条,使其具有完整的知识产权,且能够在市场运作中取得盈利效果,恐怕还有很长一段路走。

对文章打分

4亿人追捧永不“塌房”的虚拟偶像 未来会取代吴亦凡们吗?

60 (8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