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向短视频“集体开炮”

2021年06月17日 02:09 次阅读 稿源:IT时报 条评论

目前在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影视作品剪辑、解说等类型视频数不胜数。在抖音上,一些类似“追剧”的博主账号粉丝量达到500万级,剪辑经典电视剧的系列视频每条都可以获得上万的点赞量。

影视片段、解说成吸粉利器版权问题是核心关键

在B站上,影视区关于电影电视剧解说的博主拥有上百万粉丝,部分视频点赞量甚至超10万。

一位短视频平台UP主告诉《IT时报》记者,在前期吸粉阶段他通过发出电影片段,一个月内涨粉近10万。

这种时间短、内容密度高的作品在获得高流量的同时,还牵扯到视频版权争议。

今年4月初,超70家影视公司和视频平台关于保护影视版权发布联合声明,对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者利用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发起维权行动,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号账号生产运营者提升版权意识。

4月25日,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表示,国家版权局高度重视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作品未经许可不得传播使用,这是著作权法规定的一项基本原则。这一原则当然也适用于影视作品”。

4月28日,国家电影局发声称,配合国家版权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侵犯电影版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剪辑、传播他人电影作品的侵权行为。

5月28日,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家视频平台联合发布声明,称《老友记重聚特辑》在上线发布短短几个小时,B站上就出现大量侵权盗版视频。

然后,这一系列举措之后,短视频平台上引用原片的剪辑和剧情解说等视频依然大量存在。

一位视频剪辑号博主对记者表示,不剪辑新剧和独播剧就没有问题。

对此现象,长视频平台表示很无奈。爱奇艺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平台的影视作品,如《隐秘的角落》《三十而已》《觉醒年代》等,一个完整的团队耗费一年半年才能做出这么一部作品,付出人员成本、经济成本、时间成本等,“如果一创的权益得不到保护,未来可能影响二创的创作。没有了源头活水,将来会导致整个内容行业的萎缩。”

长视频平台的困局会员增速放缓 收入难盖成本

你有多久没有打开过长视频了?

在快节奏和碎片化的时代,短视频似乎比长视频更受到用户的青睐。《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为88.3%,用户规模达8.73亿,综合视频的用户使用率为71.1%,用户规模为7.04亿。同时,短视频的日均使用时长达120分钟,综合视频为97分钟。

短视频的各项数据正在赶超长视频,势不可挡。大学生朱杰(化名)告诉记者,以前他还会充爱奇艺或者腾讯的会员,但现在他的会员早已到期。

会员订阅数增速放缓、高额的成本投入与长久的亏损是长视频平台面临的难题。

今年一季度,爱奇艺的订阅会员数为1.053亿,早在2019年二季度,爱奇艺的会员数就已经超过了1亿。也就是说,过去两年,爱奇艺的会员规模没有明显增长。

根据财报,2021年一季度爱奇艺实现总营收80亿元,净亏损13亿元。虽然爱奇艺会员收入从去年四季度的38亿元上升至今年一季度43亿元,但需要关注的是,爱奇艺的会员收入增速正在放缓。

另外,随着短视频对流量的争夺,长视频平台的在线广告收入也受到影响,2020年爱奇艺的在线广告收入从2019年的82亿元降至68亿元。

长视频平台面临着短视频平台迅速成长带来的压力,自己的用户规模和收入增长放缓甚至停滞。

同时从内部角度而言,长视频平台依靠长剧、热门电影来支撑,版权购买费、内容制作费占据成本大头。

仍以爱奇艺为例,2020年内容成本首次下降,但依然占营收的70%。爱奇艺2020年全年会员费收入165亿元,同年内容成本支出达到209亿元,会员收入难以覆盖内容成本。

与之不同的是,短视频平台因为聚集用户创作内容较多,版权采买费用远远低于长视频平台。多重因素交织在一起,难怪长视频平台会怒而揭竿。

新规出台盗版顶格罚500万管理措施还需细化

一直以来,我国都没有停止打击盗版、抵制侵权。这是一场持久战,今年发生的一系列的长短视频平台之争事件,很有可能会推动新一轮的整顿,对一些生产优质内容的影视博主来说可能是致命的打击。

今年6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将原来的“影视作品”改为“视听作品”,扩大了作品保护范围,将短视频列入《著作权法》的管辖范围内,同时规定了惩罚性赔偿并将法定赔偿上限提高至500万元。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登川告诉记者,目前版权司法实践中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判断短视频是否侵权主要看作品是否构成“合理使用”,直接引用原片加以剧情介绍或是截取影视剧重点片段的作品基本不太可能构成“合理使用”,司法实践中被判侵权的概率极大。

记者注意到,在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除去“X分钟内看完某片”类型的剪辑,也不乏一些颇具深度的影评作品,这类作品是否属于二次创作,是否会被判定为侵权,目前尚不清晰。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短视频的管理需要细化,比如约定视频引用的比例,比如授权渠道的普及等等。“短视频内容需要优化,但绝对不是打个响指让它消失,也需要时间,去普及知识产权知识,培养版权意识。”一位从业者表示。

作者/ IT时报实习记者 董静怡 记者 孙鹏飞

对文章打分

爱优腾向短视频“集体开炮”

16 (7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