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聊聊你对“红警”的回忆吧

2022年03月27日 20:58 次阅读 稿源:3DMGame 条评论

前段时间,编辑部组织了一场比赛。比赛的项目,选择了一些老游戏——像是《激龟快打》和《魔兽争霸》之类的,当然也少不了《红色警戒2》。比赛的细节暂且不提,但因为《红色警戒2》的原因,这段时间编辑部的群聊里,有关于“红警”的话题,可没少聊。

访问:

京东2022年6·18主会场 - 5月23日晚开始预购

访问购买页面:

游戏外设自营专区


你瞧,连群聊的名字都被改了

于是,趁着这次【一周话题】的机会,我们想和你聊聊,聊聊那些有关于“红警”的回忆。

广兼皮页:

我应该算是个“红警”的老粉——虽然今时今日说这句话,总会给人一种“遗老”的感觉。毕竟,这个系列辉煌的年代早就远去了,新一代的游戏玩家,说不定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出现过这么个游戏。

如果你要跟国内的那些“红警”老玩家去聊这个游戏,你会发现大多数人都不会跟你一本正经地聊什么“命令与征服”系列的传承,西木头有多么牛逼,这个游戏给游戏行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什么的。

对于那些从小在网吧厮混长大的少年来说,这些其实都无关紧要——谈及“红警”,他们永远会兴致勃勃地跟你讲是如何为了看一场大爆炸,而把一堆自爆卡车放在核电站旁边引爆之类的轶事。


跟他们一样,“红警”对我而言,并不是一款单纯的“游戏”,而是消逝的童年,纯粹的快乐,以及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

小时候,我家里条件并不富裕,第一次去网吧时,简直抱着“朝圣”的心态——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电脑是跟小霸王差不多的东西。毕竟,对那时候的我来说,这两个东西都是一个屏幕接着块键盘,只不过天真的我忽略了“鼠标”这种东西的存在。

就是这一次网吧“探秘”,让我发现了“红警”。第一次操作鼠标让我感觉非常新鲜,因为太用力挪导致鼠标总是呆在屏幕边缘,但是基地车的变形,以及造一堆坦克步兵然后操作他们上去跟别人打架的体验,还是让我高兴得嗷嗷直叫。现在回想起来,也多亏了我初接触是“红警”,如果是《星际争霸》或者其他的什么,我这种只会F2A的玩法,搞不好会让年少无知的我直接放弃这类游戏。

其实,我并不那么喜欢战略游戏,过于复杂的场面常常让我难以应付,《魔兽争霸》的高级电脑我打起来都有些吃力,《星际争霸》的操作也从来没有搞懂过。

但奇妙的是,偏偏是“红警”,我总能时不时地拿出来玩上两把,也不追求跟人对战,我就打打战役,长大以后学会上网了,就打打一些有意思的MOD。


所以,在前几年,我听说腾讯和EA一起做了个《红警OL》手游,我的情绪是很复杂的——我很高兴这个系列在这个时代找到了新的生存方式,但也担忧以手游的尿性,不知道大家所热爱的“红警”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平心而论,当我在《红警OL》里看到基地车变形,看到谭雅的回归,我还是感到由衷地高兴,有种老朋友又回来了的感觉。实际玩下来,开矿点,造工厂,爆兵造一堆坦克空艇的体验,也很有当年那种简单粗暴的感觉。

虽然改成了SLG,会跟端游版本有一定的区别,但某种程度上来说,手游SLG的便携操作,也很符合很多年纪大的“红警”玩家的需要。

而且,在这个“红警”已经变成小众爱好的年代,你也只能在《红警OL》这样的正统续作里,才能找到那么多可以跟你一起回忆当年峥嵘岁月的老玩家们了。

廉颇:

说起“红警”,你就得说网吧。不得不说,我们这代人的游戏启蒙,大部分都是靠着网吧来的。那时候大家也不懂什么游戏好,什么游戏不好,都是去了网吧看什么游戏火玩什么,那个时候就是RTS特别火的时代。

为什么现在总是说RTS已经没落了,大家聊起以前,都是一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样子,就是因为当初RTS就是全民游戏,不管是《星际争霸》《魔兽争霸》还是《红色警戒》,你只要在网吧,就一定可以看到有人在玩,旁边还围着一堆老哥在那指点江山。


我觉得《红色警戒》在这一众RTS游戏里算是非常特别的一个,你要问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它其实跟我们认知中的“RTS”有些不一样,它不要求多高的大局观,不强调微操,没有太过复杂的设定与兵种,相当简单、粗暴、耐玩,简直可以说是战略游戏小白的完美启蒙作品。所以,你很能够去理解为何有那么多老玩家,对《红色警戒2》念念不忘了。

不过,其实我对“红警”的没落并不感到太过悲伤,毕竟时代在发展,“红警2”的那种游戏模式,注定被趣味更丰富、设定更完善的新游戏超越。

但我觉得“红警”有个比较大的遗憾,就是它有着很好的玩家社区,但却没有过大规模的玩家活动,比如说比赛。同时代的《星际争霸》和《魔兽争霸》,都是引领过一阵电竞风潮的,但是“红警”系列倒下得太早了,没能赶上这阵东风。


孙一峰永远是我大哥.jpg

只是没想到,这个我本以为永远没有挽回可能的遗憾,竟然在多年之后,被《红警OL》这个续作SLG手游所弥补了。世事的无常,总能让你感觉阿甘在你旁边劝你吃巧克力。

我无意在这里讨论《红警OL》是否是系列正统,因为无论这个问题答案是什么,你都不能否认有着相当一部分“红警”老玩家,在这个游戏中继续着自己的梦想。

而且,如果仅从赛事举办与赛事玩法的角度上来谈论,《红警OL》的巅峰联赛做得还意外得不错。

他们专门为联赛设计的“泰伯利亚之战”玩法,是我看到过所有SLG游戏中,最成熟的竞技对抗玩法。

这个玩法几乎违背了我对SLG游戏中盟战玩法的认知,它不再是传统SLG游戏中那种强调氪金砸钱,拉开资源差距打持久战的模式,而是真的在试图让联盟之间,纯粹比拼战术与策略,比拼团队的协作与战场反应。


有了成型的比赛模式,联赛才有举办的可能。正因如此,我对《红警OL》的巅峰联赛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这个联赛已经举办了5届,基本上形成了一个相当有活力的电竞生态。

我对S1和S2的手Q区冠军“神之领域”的印象很深刻,他们有股异常“中二”的气质,比如他们S2时期的参赛宣言是“我以神的姿态闪耀红警”。


只不过在电子竞技中,我们永远期待着“王权没有永恒”的故事。估计当初看比赛的玩家都很难猜到,S2时期八强战里就倒在了“神之领域”手下的“纸醉金迷”,反而接过了他们的“王位”,统治了接下来的两个赛季。

而且,“纸醉金迷”在最近举办的S5里,又一次过关斩将,打进了决赛。说实话,我很期待他们创造一个“三连冠王朝”,毕竟没有什么比梦想成真更浪漫的事情,光看着决赛名单,我都能够想象到“纸醉金迷”内部那股勠力同心,向着梦想奔跑的美好图景。

但是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戰颜卍屠盟”,让我看到了当年“神之领域”的影子,同样是大比分碾压了半决赛的对手,同样是强悍的正面硬刚打法,最终大指挥官杯会鹿死谁手,还是个悬念很足的故事。

说实话,对于今晚即将开打的《红警OL》S5巅峰联赛的总决赛,我真挺期待的。

店点:

聊到“红警”,“老”和“难”,无疑是我对其的第一印象。其实这两点,放到现在都很好解释。作为一个1996年就推出的游戏系列,“红警”确实够老也够经典。说实话,我第一次接触“红警”这款游戏,还是看到我爸在玩,属于是相当有年代感了。我估计很多四、五十岁的老网民,多多少少都玩过“红警”。


至于说难,那就更好理解了——作为一款RTS游戏,“红警”怎么可能不难。直到现在,我一人打两个高难电脑还觉得费劲。玩“红警”,不仅要有操作,还得学套路。但这对于小时候玩个电脑都要偷偷摸摸的我来说,完全是不可能的。

虽然游戏“老”且难,但“红警”绝对好玩,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多年后,还让一大批老玩家念念不忘。但对于我这种小时候玩游戏的时间,屈指可数的人来说,除了游戏性,方便快捷,成了我会选择“红警”的原因。尽管现在提起来有些羞愧,但网页上一大堆的“红警”资源,确实让这款游戏的普及率高到一种夸张的地步。加上体量小,下载到U盘后,只要有电脑就能玩。比如在微机课上,和同学的局域网内战。

当然,网上的一堆“红警”资源中,也有不少国内大佬魔改过的其他版本。诚然,这些魔改版本是侵犯版权的,但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它给我们带来的快乐,也是真的。

这对于现在支持正版的多数玩家而言,并不矛盾。

太空棕熊:

啊,《红色警戒》,一个只要摇晃两下,就会叮当作响的名字。有很多想说,但不一定值得说的破事、有趣的事,一股脑地堵在门牙后面。而我的狗记性跟羞耻心,大概只能滤出其中的绝少部分

具体认识《红色警戒2》的时间,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常把《红色警戒2》,跟另一个叫《野兽与乡巴佬》的游戏换着玩。从名字上,你大概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东西几乎毫无瓜葛。但是,它们带给我的乐趣,却是相仿的。

在我眼里,《红色警戒》一直不是什么正经的RTS游戏。与其去搞什么,“北极圈打7家冷酷电脑”的操作,我更愿意尝试着去给自己加戏。

比如,玩过“好莱坞”那关战役之后,我就一度沉迷于,在地图上回收市民跟汽车。听着可能有些费解,试着解释一下。

首先,我会在遭遇战模式里,选择一张都市主题的巷战地图,然后建立起一套庞大的回收产线。

回收流程的第一步,是使用心灵控制将无辜的路人、汽车、恐龙之类的东西控制起来。之后,再将他们集中起来,送往单位回收中心前的空地,用围墙和盖特机炮层层把控,装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再之后,我会让他们排着队,一个个走进粉碎机里。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右上角的战争预算缓慢增长。

市民跟汽车具体给多少回收费,我已经不记得了。大概不太多,相当于一个动员兵的工资。所以有时候,我会把一大群市民聚到一起,然后对他们使用“基因突变”。没错,就是那个,能把步兵转化成狂兽人的超级武器。

因为狂兽人的话,相对回收价格会更高一点,有利于更快回收成本。现在想想,也难怪我在脑子稍微发育一点之后,就自然而然地喜欢上了P社游戏。打从小,反人类的基因就已经深入骨髓了。

还有,我特别喜欢《红色警戒2》里的一个快捷键,大概,好像是C。

按下去之后,你的所有单位,都会兴奋地朝你挥手、喝彩,除此之外,卵用没有。从功能设计的角度来说,这完全没什么道理。但是,你可以回去试试,按起来真的特别好玩。

伊東:

因为游戏选择倾向的原因,我以前很少接触类似于《红色警戒》这类游戏,对于它的记忆,基本上也只存在于高中时期的计算机课堂上。那时候,好像有不少人都喜欢把游戏装在U盘之类的地方,等到一脱离教师机的管理就插上开始玩。

说实话,比起看到的游戏内容,我好像对怎么操作能脱离教师机管理印象还更深一点。

中等偏下:

我没玩过红警,但是看表哥玩过。

表哥大我十多岁,我还上学的时候,他就已经参加工作,成为一名基层公务员。因为年纪差得有些大,所以我们之间没什么话说,也就没那么熟。但有年夏天,我在表哥家暂住了一段时间,也因此看到了表哥的另一面。

那年夏天很闷热,安徽好多地方都是这样,没有沿海城市那么大的风刮个不停,也没有北方城市仿佛连地面都裂开的燥,山区的空气总透着股晒不掉的潮气,只有呼呼吹冷风的空调能消灭那股让人焦躁的心火。

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对电子游戏的经验还停留在红白机,喜欢等表哥回来,在他的电脑房里蹭空调。下班回家的表哥喜欢在电脑上打游戏,看着他打游戏,我心里跃跃欲试,问表哥“这是什么游戏”,他告诉我“这是红警”,我说“我想试试”,他说“我可以教你,但你不一定能玩明白”,我果然没有玩明白。

我只记得,表哥用他那款双飞燕鼠标点来点去,屏幕上一会儿多出个大房子,一会儿多出辆小车,小车孜孜不倦地把矿石运回房子,小人们也集结成队伍。屏幕右侧的方块画黑下去,又随着时间亮起来,表哥一点,亮了的方块又黑下去。我看不懂,觉得表哥就是点来点去,没什么意思。


表哥的形象以前是个平面,是那种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他小时候成绩好,于是考上了所好大学,因为考上了所好大学,他在学校认识了我今天的嫂子,后来又考上公务员。但在那个夏天之后,我又多了解了一点表哥,原来“他玩‘红警’”。

我喜欢把某个人和某种事物联系起来记忆,比如某个人喜欢假面骑士W,那他的关键词就是“假面骑士W”;某个人特别喜欢初音未来,那他的关键词就是“初音未来”;某个人送给我过一包小苏,那我每次抽小苏,就会想起那个人。

表哥的关键词,后来就是“红警”。

长大以后,我想尝试“红警”,但最终没有耐心玩下去。“红警”是个老物件,我也没怎么见过其他人玩这款游戏,真要说也就两个,一个是表哥,另一个是老家网吧的老板,年纪都不小。

对文章打分

来聊聊你对“红警”的回忆吧

10 (13%)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