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游踩雷,传极端玩家欲“行刺”创始人,《崩坏3》的“爱情买卖”翻车

2021年04月27日 16:13 次阅读 稿源:时代财经 条评论

尽管事情真相尚未明晰,玩家与游戏公司间由来已久的矛盾再次公之于众。游戏公司高管成了高危职业。继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被投毒后,近日“男子欲刺杀米哈游创始人被抓”的消息在网上热传。时代财经注意到,最初的消息来源于一张上海公安信息网的屏摄图片。

来源 时代财经App

作者-王亮

编辑-史成超


图片来源:米哈游官网

图片来源:米哈游官网

图片显示,此电脑为公安局内部人士使用,拍摄时间为4月23日下午。网站上有一则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在4月19日供稿的消息,标题为“徐汇分局迅速处置一起预谋杀人的个人极端案件”。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正文称,4月15日12时许,徐汇分局在米哈游公司园区抓获嫌疑人谷某某,当场缴获其随身携带的两把管制刀具。经过审讯,谷某某交代,其因对米哈游公司海外推广不满,在佛山市暂住地通过网上查询该公司两位创始人身份及照片,通过网络购买了刀具,欲伺机来沪持刀杀害两位公司创始人。目前,谷某某已被刑事拘留。

时代财经未能在网上搜索到该网站和消息,并多次电话联系徐汇分局宣传科,但截至发稿,一直无人接通。米哈游公司官网联系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时代财经向几位米哈游公司内部员工求证,对方皆表示对此事不清楚。

4月25日,红星新闻报道称,联系了米哈游公司园区所在地的派出所,有派出所警务人员证实了此事。截至目前,米哈游官方尚未对此事进行公开回应,警方也仍未对此事发布警情通报。

尽管事情真相尚未明晰,玩家与游戏公司间由来已久的矛盾再次公之于众。

01“他们用角色敛财,却让用户为爱买单”

网传消息称,事件起因与米哈游旗下手游《崩坏3》相关。

《崩坏3》是由米哈游在2016年发行的一款角色扮演类手游,讲述了世界受到神秘灾害“崩坏”侵蚀的故事,是《崩坏学院》系列的第三部作品。玩家可扮演炽翎、白夜执事、第六夜想曲、月下初拥、极地战刃、空之律者、原罪猎人等“女武神”,去抵抗崩坏的入侵,维护世界和平。

在游戏里,玩家操控的全部是女性角色,二次元文化是其重要的特征。而网传“刺杀”事件的导火索来自于一段女武神的兔女郎服装跳舞视频。

时代财经了解到,3月28日,《崩坏3》国际服举行三周年活动,官方在国际服发布了一段游戏特别剧情,其中一段是女武神在棋牌室被“出老千”赌输了,在揭穿反派作弊手段后,穿上兔女郎服装跳舞庆祝。

图片来源:《崩坏3》国际服活动

图片来源:《崩坏3》国际服活动

这段剧情视频也同步在国内网站发布。有国内玩家认为,自己与国际服玩家被区别对待,且游戏角色女武神的人设没有受到尊重。不少玩家愤愤不平,一个流传的网络段子概括了玩家的感受:我在国服给老婆氪金,策划却让她到外服给“洋大人”跳兔女郎舞。

在“兔女郎跳舞事件”后,有网传图片显示,4月6日,有玩家跑到米哈游大楼拉横幅,表达自己的不满。由于被警告处罚,几天后,该玩家在B站发布了道歉声明。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B站截图

图片来源:B站截图

程理是《崩坏3》的早期玩家,他喜欢二次元,也喜欢游戏。从2016年《崩坏3》上线开始他就在玩,当时游戏可选角色只有三个。这款游戏对他的吸引力在于“招式华丽”和画质,“刚上线的时候,这游戏惊为天人,不管是画质,还是打击感,到现在为止依旧无人能敌,没有类似的其它游戏比它做得好。”

不过,随着游戏机制的调整,程理开始对游戏失望。“官方在没有任何公告的前提下,直接大刀阔斧地修改了角色机制”,“玩家们好不容易凑齐的队伍,被官方随手一改瞬间就成了垃圾,一夜回到‘解放前’”。

“米哈游不断削弱自己培养好的角色,推出更强的角色,你要想变强就要不停地氪金,导致《崩坏3》口碑越来越差。”程理说,“米哈游被玩家‘亲切’称之为‘米忽悠’。”

在玩了3年、游戏角色升到90级后,程理就卸载了。他把这款游戏的玩家特点总结为肥宅、老色批(指“老色痞”)、二次元。

他说,“之前《崩坏3》舰船主页可以设置角色跟玩家互动,你点击她身体不同部位,有不同反应,但因为涉嫌违规被取消了。”

程理对二次元文化的喜爱并没有像部分玩家那么强烈,不过他能理解玩家的心理。“玩家们辛辛苦苦为自己的角色花钱、买装备、爆肝(指熬夜长时间做某件事),给她们穿最好看的衣服,最后她们却在别人面前穿上兔女郎服装跳舞,而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这样子做过。他们就是把游戏角色幻想成自己老婆了,自己老婆穿着兔女郎服装给别人跳舞,就生气了。”

因此在4月22日,《崩坏3》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封致玩家的信。信中表示,国际服三周年活动视频发布以来,运营团队收到很多对此事的反馈。对于剧情中女武神的“兔女郎”服装形象及舞蹈设计不符合角色设定,以及处理响应缓慢的问题,向玩家表示歉意。但在该微博评论底下,玩家依然在表达不满。

B站网友“三斤胖大海”在关于此事的梳理视频中说到,对于有些二次元玩家来说,角色有多强可能没那么重要,对角色的爱才重要。在二次元游戏中,这些角色在策划眼里可能只是一个拉动收入的卡池,但在玩家眼里,已经是一种情感寄托了。

从玩家的角度来看,“三斤胖大海”认为,人设的表象是建模、立绘、动作,人设的内涵则是性格、行为、对话、剧情,米哈游靠技术实力在前者做到了巅峰,但在后者上,米哈游有所欠缺。

“当你自己把角色当成赚钱敛财的商品,本身对角色缺乏爱的时候,又凭什么让这些玩家为爱买单。”他说。

02《崩坏3》iOS端国服3月流水大跌67%

在知乎关于此事的讨论中,有网友贴出了米哈游创始人刘伟在2017年12月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的一段演讲:“我认为一个好的IP游戏,不是消耗IP,而是帮这个IP创造更多的内容和价值。所以,那些拿一个IP然后做换皮游戏的做法,是不可能帮助这个IP继续扩大在用户中的影响,也不可能积累更多的粉丝和用户。”

在这段演讲中,刘伟回顾了他与另外两名创始人蔡浩宇、罗宇皓的创业经历。2011年,三人作为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以独立开发者的身份推出第一款游戏《Fly Me 2 the Moon》,成为ACG领域的拓荒者。2012年,米哈游公司正式注册成立,推出《崩坏学园》第一部。

刘伟说,最开始做二次元游戏时,市场上赚钱的游戏都是“大R付费模式(指大额的人民币付费)游戏”,游戏收入主要靠大额付费用户贡献。而这些主流游戏的收入来源于玩家之间的竞争,比谁更强大和比排名。

刘伟称,他们不是这类玩家,也做不了此类型的游戏,但二次元游戏创业也要面临如何赚钱的问题。刘伟表示,他找到了新的玩家付费意愿,就是因为热爱游戏,为爱买单。

而《崩坏》IP的游戏特点是鲜明的角色设计、重视剧情,并且有轻小说、漫画、音乐共同组成的IP整体,该系列为米哈游贡献了大部分的收入。

从米哈游在2017年第一次冲击A股的招股书中来看,2014、2015、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其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75亿元、4.24亿元、5.8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1.27亿元、2.73亿元和4.47亿元。其中,《崩坏学园2》与《崩坏3》两款产品的收入占报告期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98.82%。

不过,证监会对米哈游单一IP能否保持未来持续盈利能力存疑。此外,也对新增付费用户数下降和米哈游资质问题提出问询。鉴于此,2020年9月,米哈游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材料,终止其在A股的IPO申请。

而几乎同时期,《原神》开始公测,米哈游也将重心转移到此,1亿美元的高额研发投入让米哈游也获得了高额回报。Sensor Tower数据显示,《原神》自发行以来,仅移动端就在6个月内吸金超过10亿美元。

据媒体报道,在今年2月的一场上海交通大学硅谷校友会对话活动上,米哈游联合创始人蔡浩宇确认,2020年米哈游公司规模已经达到2400人,相比2019年增加了1000人。自去年9月底《原神》取得巨大成功后,2020年米哈游营收已经突破50亿元(净收入非流水),实现了收入同比翻倍。

创业近10年,米哈游已经从小众的ACG公司成为一家与腾讯、网易等游戏大厂看齐的头部游戏公司。伽马数据公布的2020全球移动游戏市场中国企业20强榜单显示,米哈游排在第八名(腾讯居于第一,网易居于第二)。

图片来源: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图片来源: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根据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提供的数据,尽管由于兔女郎事件持续发酵,《崩坏3》iOS端国服3月流水大跌67%,但仍然是收入最高的地区,高达1958万元,安卓端国服更高达3329万元。

03 刺杀事件背后:是偶然,还是公众沟通失败?

随着《原神》的火爆,米哈游带动的二次元手游变得越来越大众。但用户基数越来越大,公司在游戏运营上的短板也越来越明显。

沣京资本基金经理吴悦风把网传刺杀事件称为一种“被实现的小概率事件”。他在微博上表示,一旦人口基数足够大了之后,很多在国外属于小众品类的东西,在国内人口基数的加持下都会成为大众品类。

吴悦风认为,游戏用户基数大了,也会“饭圈化”,“想杀策划人”这类小概率事件就会被进一步放大。

此外,令玩家不满的是,一直以来《崩坏3》的国服与外服运营商的差异。程理说,“国服和国际服本身活动就不一样,国服没法做这种活动是因为国服无法过审,不光《崩坏3》,其他游戏国内、国外内容基本都存在不一致的情况。”

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张书乐于4月2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国内和国外的二次元文化、游戏生态、传统认知以及审核体系的不同,确实会带来国际服和国内服的不同,这其实在全球任何游戏上都会有所体现,运营方甚至会为了照顾某地域玩家的特殊情结,加入或取消某类游戏场景或形象等。”

张书乐表示,从国内游戏产业发展历史上看,玩家和游戏公司的各种纠纷并不少见,但采取极端方式应对的极少。

张书乐认为,游戏玩家和游戏公司之间关于游戏内容上的矛盾其实是一个正常现象,游戏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是在这种矛盾的调和与内容的迭代中进行。“反而,如果没有人批评了,这个游戏也就死了。”

官方在致玩家的信中还称,由于上架时间不同,《崩坏3》在不同区服的周年庆时间并不一致,对于其他区服的周年活动,官方通常会交由一些更了解当地的合作方去进行内容设计与包装,由运营团队内部进行监修与审核。在收到玩家关于“兔女郎跳舞事件”相关反馈后,运营团队联系合作方停止发布后续宣传内容,但因为牵扯到多个合作方的利益,因此处理进度也大大低于预期。

官方称,本次事件境外平台的宣传视频等主要内容已下架,今后会以更高的质量要求和严格的监修标准,来保证此类问题不再发生。

易观游戏分析师廖旭华认为,此事也反映了米哈游的海外发行内容和宣传控制存在问题,虽然产品活动是米哈游研发,宣发有合作方参与,但米哈游还是要负监督责任,而这也算是给游戏公司上了一课,对海外宣发的监督一定要尽职尽责。

此外,在“兔女郎跳舞事件”发生后的二十多天里,米哈游才对此事进行回应。廖旭华认为,《崩坏3》的运营和用户沟通也一直存在问题。

其在4月26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崩坏3》可以说是国内运营事故最多的游戏之一了,缺乏用户沟通的运营习惯在这次事故中引爆了。”廖旭华认为,从道歉声明来看,米哈游其实一开始就有在做各种补救措施,但却没有第一时间发声,没有跟用户沟通,导致事故在社交网络持续发酵,引起强烈的用户对立。

廖旭华说,根本原因在于,米哈游一直以来都缺乏包括用户关系在内的公共关系管理,正面可以说是低调,以产品取胜,但这也是企业不成熟、不专业的表现。

知乎网友“冻僵的野猪”从玩家的角度也表达了类似看法,“只谈技术和玩法的话,《崩坏3》开服就对所有国产手游来了一次降维打击,客观上引爆了手游界的军备竞赛。但《崩坏3》的整个增量期就是一场因沟通不畅和低互信造成的闹剧。”

如何继续获得玩家的信任?廖旭华认为,米哈游未来还是有可能依靠产品留住用户,但是频繁的事故和欠缺的沟通会持续消耗用户和品牌。“米哈游必须从公司整体上做深刻检讨,继续保持这种公共关系管理水平,能不能成为世界一流的ACG公司?”

(程理为化名)

访问购买页面:

游戏外设自营专区

对文章打分

米哈游踩雷,传极端玩家欲“行刺”创始人,《崩坏3》的“爱情买卖”翻车

22 (88%)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