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的“本土化”雄心,能实现吗?

2021年03月04日 20:56 次阅读 稿源:《财经》 条评论

2月3日,马睿鹏在登录“反恐精英:全球攻势”(CSGO)国服官网时发现一则公告。“亲爱的CS:GO玩家:大家期待已久的蒸汽平台将于2021年2月9号开始进行测试,届时,我们将为广大玩家提供更为便捷的服务。”

访问购买页面:

游戏外设自营专区

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综合性数字发行平台之一——Steam平台在线人数最多的游戏,“反恐精英:全球攻势”拥有大量中国玩家,国区日均在线人数稳定在百万左右。

另一款热门竞技游戏《Dota2》也在其官网发布公告,证实2月9日蒸汽平台将开始测试。公告指出,在蒸汽平台测试期间,原Dota2国服启动器将无法继续进入游戏,玩家可使用蒸汽平台进行游戏登陆。

事实上,“蒸汽平台”问世早有预兆。

早在2018年6月,Steam母公司Valve与完美世界联合宣布,将合作开启“Steam中国”项目,完美世界将以蒸汽平台中国代理商的身份展开Steam的本土化计划。

完美世界将蒸汽平台定义为“面向中国用户的Steam平台”。完美世界表示,蒸汽平台是面向中国玩家的游戏平台,“几乎完全独立于Steam”。同时,提供了高速服务器、高质量本地化等服务,也支持VR技术,未来会逐渐构建海量精品游戏库。

话虽如此,但蒸汽平台与原有Steam国区之间的功能重叠性和定义上的模糊,也让从业者和玩家担忧。

在各大游戏论坛社区中,有网友发问:

“蒸汽平台出来后,原本的Steam国区会受到多大影响?

“两个平台(即蒸汽平台和Steam国区)间是否存在矛盾关系?”

“新平台是否会取代老Steam国区?如果会,我原先的账号和买的游戏能否进行转移?”

完美世界相关负责人对《财经》E法表示,蒸汽平台为国内独立工作室、中小微型开发者“架起了一座连接用户的桥梁,提供了一个崭新舞台,使他们的游戏能更方便地触达用户,平台提供早期开发和用户对接反馈的渠道,帮助开发者在规范的本土化运作中了解市场、了解用户,从而孵化新IP诞生”。

完美世界相关负责人强调,对于更多国产优秀独立游戏作品来说,蒸汽平台可以助其增加曝光度,让优秀的作品持续推动本土游戏产业发展,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增强中国文化的影响力。

那么,蒸气平台真的能成为中国版的Steam吗?

“本土版Steam”现身

相较国际版Steam,新上线的蒸汽平台客户端图标由深蓝色变为深红色,用户可在官网直接下载。

《财经》E法使用原Steam账号登陆该平台,提示“如果您在Steam上购买的游戏蒸汽平台也提供,则无须重新购买。当可行时,您将会免费获得这些游戏,还会获取您的游戏进度和成就。”

也有“CS:GO”和“DOTA2”玩家对《财经》E法表示,若直接用Steam账号登录蒸汽平台进入这两个游戏,平台会显示“需要接入账户”,游戏进度、成就及游戏内物品也会被“永久转移”。

“看到‘永久转移’这个词我就怕了,根本不敢点‘继续’,”一位资深“CS:GO”玩家表示,“这会不会把我的原先Steam上的所有东西清零?”

也有成功接入账户的玩家对《财经》E法明确表示,所谓的“永久转移”并不会清除掉原Steam平台的内容:“是‘复制粘贴’,而不是‘剪切粘贴’。”

事实上,大部分玩家最关注的也正是这两个问题:用户使用原Steam账号购买的游戏是否可以在新蒸汽平台使用?其中获得的游戏进度和成就是否也可被转移?

根据《财经》E法的体验,进入蒸汽平台,其内部界面与原版Steam大同小异。不过,若用原Steam账号登录,会发现大部分游戏均消失。

“除了拥有版号的游戏,其他任何游戏都不会在蒸汽平台上显示。”马睿鹏表示。所谓版号,就是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相关游戏出版运营的批准文号的简称。

与原Steam平台相比,平台上发行的部分游戏命名也有一定调整,如一款在Steam国区名为“人类一败涂地”的游戏,蒸汽平台上被称为“面条人”,“DOTA 2”加入其正式中文名“刀塔”等。但所有游戏均保持与原Steam国区一致的价格和折扣力度。

截至发稿时,蒸汽平台上共有各类游戏53款。与此前在“完美世界电竞嘉年华活动”中蒸汽平台展出的15款游戏相比,数量大幅增加,但与拥有海量游戏的原Steam国区显然仍不在一个量级。同时,蒸气平台上的大型游戏寥寥无几。

在伽马数据总经理、联合创始人滕华看来,国内游戏产业在“手游时代”存在一个“野蛮生长期”,随着中国对游戏版权、未成年网络环境的治理,“对蒸汽平台而言,合法合规必然是它的一个标签”。他认为,规范管理是蒸汽平台的必经过程,平台会挑选那些相对优质、健康、绿色的游戏首先上线,合规是一个必要条件。

腾华认为,从纯人性的角度而言,“不存在不好的游戏”,但在现有中国的制度规范下,一些打“擦边球”刺激人性的游戏产品未必是好产品。“那些花了大代价做出来的产品,一定把全部精力放在游戏研发和玩法创新上,打‘擦边球’对它们而言风险成本太高;同时,也正因为部分游戏公司不具备实力做精品,所以只能去打擦边球赚快钱。”

滕华同时强调,加强监管与玩家对好游戏的追求并不矛盾:“玩家口味不断提高,对优秀游戏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他指出,要对游戏产业未来的精品化路线抱有期待,“打个比方,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从1万款里挑1款,而是从100款里挑10款。凡事都有过程,不能说绝对数量少了就没有惊喜了。”

2019年7月23日,文化和旅游部发文宣布,已经实施了长达 9 年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废止。

但这并不意味着网络游戏运营无需履行相关义务。

2016年3月10日实行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要求,网络游戏上网出版前,必须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核同意后,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审批。如未经批准,擅自从事网络出版服务,或者擅自上网出版网络游戏,则面临取缔,乃至关闭网站等处罚。

版号会是发展命门吗?

在平台玩家的语境中,“所谓‘国区’,其实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称呼。它(steam国区)的主架构和服务器并不在国内。从上面买游戏相当于电子跨境交易,类似海淘。”马睿鹏对《财经》E法表示。

也正因如此,大量未获得版号的游戏也得以在Steam国区上架。但是,未来这一“灰色地带”是否能够持续是个问题。

这不是无谓的担心,2020年7月,酝酿将近半年的App Store游戏新规正式落地。根据苹果官方规定,从7月始,所有无版号的新游戏将无法通过苹果审核和上架中国区App Store 。

“版号问题就是蒸汽平台发展的命门。如果将来能上线更多合规游戏,那它就有生存空间,否则它的路会比较难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行业从业者向《财经》E法表示。

但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近年来监管政策趋严,游戏版号发放相比之前明显收紧。

2010年以来,中国监管机构发放的游戏版号超过4.3万张,但2018年3月开始,国内游戏版号暂停审批,包括腾讯、网易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很多游戏都受制于版号限制无法发行。同时,近9个月的审批暂停也给国内游戏市场带来一次大洗牌。

尽管2018年底审批逐步恢复,但相关部门对于游戏版号的监管日渐加强,审批通过变得极为困难。

中信建投2019年1月发布的行业研报中指出,当时,排队等待版号的游戏数量达7000余个,即便排除其中题材不合要求者,待审数量仍有数千个,但每月只有不到100个获得审批通过。

2019年11月下旬,苹果App Store手游《猴哥传说》就因涉嫌无版号上线运营,被相关部门处以罚金71万元,这也是监管改革之后北京市查处的首例网络游戏违规案件。

2019年全年,版号仅发出1570张,其中,国产游戏获批1385款,进口游戏共计185款,较前两年相去甚远。

据游戏媒体GameLook统计,2020年全年累计共发放了1316张版号,同比减少16.2%。

2020年底,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做公开报告时强调,2020年以来版号核发数量与2019年基本持平,但品质优良的产品明显增多。

上海大学法学院讲师刘晓对《财经》E法表示,整体上看,游戏版号制度的推行让国内游戏数量减少、质量提高。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一方面,由于游戏版号总量控制,审批周期较长,导致大量游戏公司倒闭,移动游戏产品数量大幅缩减。另一方面,游戏厂商对版号资源极为珍惜,在研发、分发、运营等全流程都开展了精品化运作开发模式,移动游戏的生命周期显著延长。

“要把游戏公司的利益和社会公众的利益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考察。”刘晓认为,社会公众可以获得质量更高、更健康的游戏体验是版号制度的主要收益。但另一方面,游戏版号制度作为一种行政审批程序,也会产生制度成本。比如,会增加游戏公司的运营成本。一是需要按照审批部门的要求调整游戏设计,提高设计成本。二是需要等待审批,游戏上市时间要推迟,获利时间也相应推迟,有些小公司在此期间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成本的提高,会降低游戏公司投资开发游戏的积极性,游戏的数量会随之变少,由此导致公众的选择变少。

因此,理想的结果是在保证游戏质量的同时,有更多数量的游戏可以供公众选择。

滕华强调,游戏行业两极分化严重, CP(ContentProvider,指游戏开发商)生存空间并不大,这就意味着游戏公司要想生存,产品“一定要往精品化方向去打造”。版号制度的趋严,实际上也给了游戏开发公司在面对大平台时更大的议价权。

“现在版号一年一共也就批1000多,好的产品本就有限,大的发行平台如果太‘强势’,很可能会拿不到产品。这就会无形中增加开发者的市场价值,对整个产业发展起到促进作用。”滕华指出。

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从业者告诉《财经》E法,现在游戏开发成本始终居高不下,加之游戏生命周期不断变短。而现阶段版号审核导致很多中小型游戏公司“等不起”。

刘晓也认为,目前的游戏版号审核制度主要的关注点还是如何规范和提高游戏质量,即着眼于这项制度的收益,但对这项制度的成本关注不够。

他建议,一是要降低游戏公司的开发成本,出台更具体和详细的审核标准和要求。游戏公司在设计时有明确的规则可以遵守,能够避免重复和不必要的开发成本和修改成本。

二是要降低游戏公司的等待成本和由此带来的风险,需要缩短审核周期,取消数量限制。

“目前的版号审批遵循的是‘总量控制、精准调控’,主管部门主动限制每月游戏版号的核发数量,可能是想通过限制游戏的数量来改善游戏行业的生态,逐步优化游戏内容。但优化游戏内容是制定审核标准时要考虑的问题,审核标准一旦制定,符合要求的游戏都应该通过审核。此时再对游戏总量进行限制或者对游戏类型进行调控,只会打击游戏企业的积极性,减少游戏数量,最终受损的还是社会公众。”刘晓表示。

刘晓建议,有必要取消对审核数量的限制,同时提高审批效率,缩短审批时间,减少制度成本,从而降低游戏公司的投资风险和成本,提高游戏开发的积极性,最终增加高质量游戏的数量。

Steam“本土化”能否利好国产游戏

蒸汽平台未来的“走向”,也引发网友的大量猜测。

一种猜测认为,蒸汽平台将与原版Steam两者并行,互不影响,蒸汽平台可以视作Steam在国内合法经营的必要“牌照”,运营方式类似于腾讯旗下的WeGame,用户已有库存不受任何影响。另一种情况则是两者合一,用户数据集体迁移,国内用户以后只能访问蒸汽平台。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蒸汽平台会推动单机游戏受众继续扩大,玩家能够享受到更具本地化特色的优质服务,如网络环境、社区环境等。资金实力较强的开发团队也能多出一条发行渠道。

“蒸汽平台对国内游戏公司是一个机会。”滕华认为,Steam平台上的玩家本身“包罗万象”,既有国外也有国内,且很多玩家都是高端玩家,对游戏内容和文化的理解相对普通玩家更深刻。

根据中国音数协与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比 2019 年增加478.1 亿元,同比增长 20.71%,保持快速增长;同年,中国游戏用户数量亦保持稳定增长,用户规模达6.65亿人,同比增长 3.7%;自主研发游戏国内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401.92亿元,比2019年增加506.78 亿元,同比亦增长26.74%。

另一组值得注意的数据是,2020年,中国移动游戏用户规模达6.54亿人,同比增长4.84%,实际销售收入 2096.76 亿元,占比为75.24%,比 2019 年增加 515.65 亿元,同比增长 32.61%。

相较而言,网页及客户端市场规模不断下降。

业内分析,随着手机等移动终端的快速发展,手游的用户群体不断壮大,玩家用户数量、市场占有率均超过了客户端以及网页游戏。与此同时,随着客户端及网页游戏市场用户的不断流失,发展空间减少,由此引起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面对这样的格局,类似蒸汽平台这样的大型综合性数字发行平台应当如何保持自身竞争力?

“现在的平台几乎都是打通的,”滕华指出,“我觉得如果是一个好的IP,是好的产品,那并不存在所谓在哪个平台更有优势的问题。IP的输出,无论从文化还是产品上讲,都可以说是全方位,不是集中的。”

“我的判断就是大家‘不会跟钱过不去’。未来,不同平台乃至相同类型不同企业平台之间的壁垒都会慢慢被打开。文创产品与工业化产品不同。工业化产品可以复制,可以搞流水线作业,但游戏是另一回事。当然,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在搞流水线作业,这个不是没有先例。但正如此前的端游时代一样,这也是个必经的过程。”滕华说。

“魔兽就花了花了10年去打造,这需要时间。我相信,中国公司一旦具备这样的实力跟用户基础之后,开发出这样的游戏也不成问题。”滕华对产业前景充满信心。

文/刘畅    

编辑/朱弢


对文章打分

Steam的“本土化”雄心,能实现吗?

54 (95%)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