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秀夫:我不是先知 《死亡搁浅》没预测疫情

2020年08月01日 15:44 次阅读 稿源:3DMGame 条评论

小岛秀夫的《死亡搁浅》去年发售的时候,游戏设定看上去非常奇葩,但没过多久,世界就开始向着他所设想的样子转化了,人们躲在掩体中不敢出门,彼此之间只能通过网络交流,靠快递员实现实物的交换和流转。所以玩家们纷纷感叹《死亡搁浅》预言了今天的世界。

访问:

阿里云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在夏日游戏节上,小岛秀夫表示:“我不是先知。但如果我真的预知了这一切的话,估计会制作一款更加畅销的游戏。”

主持人Geoff Keighley随后在推特上表示:“小岛秀夫说他没有预测到这次疫情,如果他真知道的话,可能会做出一款更畅销的游戏。”

听小岛秀夫这么说,似乎《死亡搁浅》的销量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不过今年六月份《死亡搁浅》已经结束了PS4独占,正式登陆PC。

小岛秀夫在instagram上发表了访谈实录的一部分,原文如下:

Geoff Keighley:你的第一份兼职是什么?这份兼职对你今天的位置有何帮助?你在游戏行业之外是否从事过什么其他工作?如果有,最令你难忘的是什么?

小岛秀夫:我的第一份兼职是婚礼跟拍,我从高中毕业以后就开始这份兼职(因为高中不让打工)。这份兼职我一直干到大学毕业,所以4年里每个周末我都穿上工作服,让我有一种“正式工作”的感觉最后我已经成了资深员工,可以带新人的那种。

我也做过其他工作,但一般都是在一个地方做很长时间,不频繁跳槽。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大学期间做兼职园丁。那份工作是比较辛苦的,但我获得了许多有趣的经历。我不仅学会了如何种植植物,而且还学会了设计花园,在那里搭建竹篱笆,如何摆放石块……这些事都是不当园丁一辈子都不会了解的知识。有一次我被蜜蜂蛰了至少10个大包,还有一次我油漆中毒了!

另外,我的老板还教会我永远都不要拒绝客户的任何邀请,无论是要买东西还是请吃饭喝茶,因为这是职场礼貌。我记得有一次我陪喝酒喝到撞树,还有一次为了应邀跟客户吃中午饭,我把自己带的便当扔了。无论是婚礼摄影师还是园丁,这些工作经历教会了我“おもてなし”也就是待客之道。这个精神直到今天都让我受益匪浅。

Geoff Keighley:有人说《死亡搁浅》预言了由于疫情引起的孤立和分离。你在《合金装备2》的时候也预言了互联网假新闻造成“被处理的真相”的现象,当时社交网络根本还没流行起来。你是如何预见到世界的未来趋势的?

小岛秀夫:我觉得每个人都能预测明天或者后天的事,因为那是对今天的延续。但要预测5-10年以后的事就很难了。我只是在努力跟进最新的论文和研究,寻找未来可能发生改变的“迹象”,尤其在艺术科技和医药、太空探索、机器人、AI研究领域。大多数研究结果都是公众不知道的,技术的发展比我们想象的更先进。我曾受邀参观一家公司的研究实验室,感觉就像科幻电影一样。仔细观察就会看到许多未来的迹象。我用这些迹象作为种子,并进行推演,这部分需要的是故事作者的想象力。

作家Michael Crichton看了卫星坠毁的新闻,于是写出了《天外来菌》。小松左京了解到了地壳运动,于是推演到未来,构想出了《日本沉没》。这些未来的种子隐藏在每个角落,在科技、探索、政治领域,比如基因治疗、雇佣兵公司、无人机武器、外骨骼装甲、3D打印、抗衰老技术、AI。当这些迹象融入日常生活,我们的我们的时代就会发生重大改变。比如5G已经在一些地区使用了,未来我们还会有6G、7G。或者被全新的技术替代。到时候谁知道我们的日常生活会发生什么改变?又会出现什么新的问题?SF不仅是科学幻想的缩写,同时也是高级幻想的缩写。

这就是我编排剧情的基础,有的时候很难。在我这里,这不是预测,只是根据科学和猜想生出的幻想。只不过我这次蒙对了。

我很喜欢期待未来的娱乐。但我不是先知。

访问购买页面:

游戏外设自营专区

对文章打分

小岛秀夫:我不是先知 《死亡搁浅》没预测疫情

10 (42%)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