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为“丑东西”有多上头?

2022年07月24日 09:47 次阅读 稿源:燃次元 条评论

无数年轻人正在为“丑东西”上头。近期,甘肃博物馆“马踏飞燕”玩偶的走红可见年轻人对“丑东西”的偏爱。6月11日,甘肃博物馆上线“马踏飞燕”玩偶,本来寂寂无名,但6月26日被网友分享上网后一炮而红,网友们一边大声说“好丑”,一边买空了店铺。从“好丑”到“售罄”,甘肃博物馆的“马踏飞燕”只用了5天。

资料显示,6月27日该“绿马”玩偶就卖出了7000多件。6月30日甘肃省博物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前期约2000件铜奔马(即“马踏飞燕”)毛绒玩具已卖断货,目前预售了1万余件,厂家正加班加点地生产。

网友的态度也从“(这马)看起来智商不高的样子”“(看起来像)‘驴’踩‘河豚’”,以及“看一次笑一次”“太魔性了”,转变为“快告诉我在哪儿买”,和“等了10天的绿马真的好可爱”“谁能在这时候拒绝一只绿马呢”。

除了“马踏飞燕”,年轻人为之上头的“丑东西”层出不穷,比如冰墩墩、“菜狗”、“绿头鱼”头套、鸡爪袜等等。“谁还记得冰墩墩形象刚披露的时候,大家都群嘲这叫‘铁憨憨’呢?”有消费者表示。

还有人说道,“最开始我朋友把‘菜狗’表情包发给我的时候,我觉得好丑,尤其是后来看到‘菜狗’玩偶的时候,还在想‘谁会买这个’。但后来却越来越上头,觉得这个‘菜狗’挺可爱的。”

7月22日,#这届年轻人为何偏爱丑东西#话题在微博引起关注,燃财经看到,当日有2亿人阅读该话题,1.9万相关讨论。

在豆瓣,还有一个2019年12月建立的“丑东西保护协会”小组,目前已有23.7万人聚集,小组介绍中引用金子美玲的诗道,“比如医生,还有乌鸦, 我都想一个不剩地喜欢上。”并表示,“丑东西们聚集在一起,快乐欢愉,不用在乎别人的目光。”

年轻人沉迷“丑东西”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觉得好玩。”诗诗表示,“第一眼觉得好怪哦,再看一眼,越看越上头。”并且“丑东西”很容易让人感受到轻松愉悦,“这些丑萌丑萌的东西,我看见它们就觉得莫名地好笑,就会很开心、很轻松。”

“丑东西”也在变成年轻人的社交密码。比如奇奇就戴着奇葩口罩,在办公室和同事们闹成一片;菲菲也因为咸鱼靠垫、蟑螂抱枕和好友“礼尚往来”。“有时候大家聚在一起,不知道聊什么,有人拿出自己丑丑的手机壳,就可以引起一个话题。”诗诗也说道。

本期小酒馆,燃财经与多位朋友聊了聊他们喜爱的“丑东西”,他们之中,有的沉迷于咸鱼靠垫、蟑螂抱枕,只为给人以“Suprise”;也有人爱上了奇葩口罩,只为给生活增添乐趣;还有人为抢甘肃博物馆“绿马”玩偶,全家出动;有人“和朋友越熟,发的表情包越丑”;有人在遛狗时“奇葩服装”齐上阵,只因想“放飞自我”……

审美是很个人的东西,美与丑并不绝对。一些在某些人眼中觉得美的东西,在另一些人眼里也未必,“丑东西”亦然。而且美与丑也并非完全对立,有时候甚至会变换。所以,正如“丑东西保护协会”介绍所言,尽情享受喜欢你所喜欢的,不必在乎他人眼光。

为抢“绿马”,全家上阵

媛媛丨20岁  大学生

都说疫情之后,应当格外关心人们的心理健康状态,尤其是对被封控的人群。

作为一名经历了长期封校生活的大学生,我感觉我的确在逐渐“变态”,对一些“丑东西”越来越上头,这个六月,我已经下单了香肠嘴airpods保护壳、浮夸的鸡爪袜等“丑东西”,它们初看之下,“又丑又怪”,但细看之后却越来越上头。

最近,甘肃博物馆上架“马踏飞燕”玩偶,我第一眼也是“丑到了”,一匹看起来就“不太智慧”的庞大“绿马”脚下,踩着一只“愤怒的小鸟”……这怪异的玩偶确实与我既有认知里潇洒俊逸的“马踏飞燕”相去甚远。

但当我“丑拒”之后,看到不少朋友晒出的“马踏飞燕”玩偶实物,却越来越“上头”,“挺萌的”“挺可爱的”这样的想法不断涌上我的心头。而且这闪亮的“绿马”又与现在无比重要的“绿码”同音,对于我这个一心摆烂、只想保住绿码顺利回家的大学生来说,简直诱惑太大了。

来源/淘宝 燃财经截图
来源/淘宝 燃财经截图

于是我火速冲向官网想要下单,却发现这个玩偶已经全网断货,在各大购物平台全都显示售空。此时,我只能一边等着下一批预售,一边托我身在甘肃的哥哥去博物馆看看有无余货,没想到博物馆里早挂出了缺货通知,哥哥也只能无功而返。

再看看那“绿马”咧着白牙的蠢萌样子,分明就像在嘲笑我,这更激起我的战斗意志,今年夏天我必须得到一只“绿马”!所以我开始动员起全家人一起抢“绿马”。我妈负责盯住淘宝,老爸负责抖音,我则在期末冲刺之余不断刷新其他代购渠道,誓要拿下“绿马”!

最后,在我心急如焚地等着预售消息的时候,我姐在微信晒出了我朝思暮想的“绿马”,原来是姐姐的学生送给她的礼物。我计上心来,软磨硬泡,终于从我姐手中拿走了“绿马”。虽然得来并不光彩,但我终于得到了心心念念的“绿马”。

不过,等预售开启我还下单了马踏飞燕的大风筝,毕竟,“绿马”多多益善呀!

奇葩口罩,让我回头率超高

奇奇丨25岁 广告公司创意策划

口罩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但常规的一次性医用口罩戴久了还是有点无聊。

于是我就想来点不一样的花样。那天我刷短视频时,无意间看到一个奇葩口罩合集,一下子就撞上了我的“心巴”,做好防护的同时还能给周围的人带去欢乐,甚至还能吓一吓熟人,太符合我搞笑女的人设了。

这些奇葩口罩被做成了与肤色接近的颜色,图案或张着血盆大口,或龅牙外露,还有不少胡子拉碴的,评论区不少网友评价说“丑死了”、“怎么戴出门”等等。但我却十分心动,火速下单了10种不同图案的奇葩口罩。

图片/奇奇购买的奇葩口罩 来源/奇奇供图
图片/奇奇购买的奇葩口罩 来源/奇奇供图

收到口罩后我迫不及待地试戴了下,大胡子口罩让我瞬间从萝莉变大叔,堪称“防狼神器”。

我也十分好奇路人看到戴着奇葩口罩的我的反应了,于是赶紧挑了一个咧嘴大笑的图案戴上去了超市。

刚出门就在小区里遇到了邻居,我热情地打招呼,邻居愣了一下,“李姐,是我,四楼小王。”报上名号邻居才认出了我,笑着问我,“从哪买的口罩这么搞笑?”知道我要戴着去超市,李姐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戴着这个奇葩口罩,一路上我的回头率超高,结账时超市的工作人员还一边看我一边笑。

首战告捷,第二天上班,我把所有口罩都装进包里,准备带到办公室跟同事们分享,一起拍照。我自己也选了个脏脏的大胡子图案戴上,结果通勤路上的回头率比昨天还高,地铁上的一个小朋友看到我后直往妈妈后面躲,估计是被我吓到了。好在我的包里还有普通口罩,为了不吓到小朋友,我把普通口罩戴到了最外层。

到了办公室,我热情地跟大家打招呼,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摘下最外层的普通口罩,好几位同事被我吓到了,追着我打。我把口罩分给了大家,和同事们一起拍了好多搞怪照片发朋友圈。中午我们还一起戴着口罩去吃饭,“炸街”的既视感,不停地有人回头看我们。

那一天,我觉得同事们都很释放自我,这也许就是“丑东西”的力量。

咸鱼靠垫、蟑螂抱枕,我的室内装饰令人“惊声尖叫”

菲菲丨30岁 财经撰稿人

我一直对稀奇古怪的东西情有独钟。

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喜欢买那种仿真的虫子,仿真的“蜘蛛”、“蚯蚓”和“蟑螂”之类的揣在兜里,上课的时候趁我同桌不注意拿出来大喊一声“Suprise!”我也因此获得了很多同学的白眼和尖叫。

成年后,我停止了不恰当的恶作剧,但是对丑丑的甚至一些人认为有点“恶趣味”的东西却一直情有独钟。

丑丑的抱枕,是我“下手"的第一批对象。

最开始,抱枕的画风还是相对温和的。比如,哈士奇狗头表情包的、香肠嘴青蛙、外星人、肌肉男形的等等。不管是线下逛街还是线上淘宝我都无法拒绝“丑萌”的抱枕。

来源/淘宝 燃财经截图
来源/淘宝 燃财经截图

后来,抱枕的画风开始渐渐偏离正常的轨道,越发的离经叛道。

故事越发“不可收拾”是从我下单的一笔蜘蛛抱枕开始。抱枕有大概30厘米的长度,形状就是一只黑色的蜘蛛,每只脚也有20厘米长。

抱枕签收的那天,刚好有个朋友从上海飞过来看我,我小时候的“恶作剧”之魂又爆发了。那天我把房门虚掩,把蜘蛛抱枕放在门梁上,然后告诉我朋友把衣服放在房间里。我朋友开门后随着一声尖叫,我知道我又得逞了。

几天后,回到上海的朋友神秘兮兮地给我发微信说,我给你买了个礼物。直觉告诉我应该是对我上次恶作剧的“报复”。果然,猜得没错,朋友送给我一直一只手臂长的咸鱼抱枕,仿真得好像一条真的鱼一样。

收到后我摆在客厅的沙发,并且拍照发给我朋友说“这个力度太小,搞点厉害的来。”

没想到,我朋友居然“有求必应”。没过几天,我又收到一个包裹,我承认,即使是我也觉得这个抱枕有点“变态”。

抱枕是一个身长超过30厘米的蟑螂,颜色是赤红色,有很长的触角,我本人是特别害怕和讨厌蟑螂的,但不知怎么就对这个抱枕非常“上头”。

不过即使“上头”,我也对这个东西有些害怕,把这个抱枕放在床上和沙发上有点突破我的心里承受能力,总会冷不丁吓我一跳。所以最后,我把抱枕挂在了我衣柜的后面,并且只露出了半截身子。

至此,我的“恶趣味”抱枕之路,又升级了一格。

和聊天对象越熟,发的表情包越丑

诗诗丨27岁 公关人

当代人的互联网交流,总要配上表情包才能完整地“传情达意”。

而我作为一个“丑东西”爱好者,从网络聊天第一天起,就独爱“丑表情包”,其中微信表情包尤其明显,自从使用微信表情包以来,“丑表情包”就占我的表情包收藏的大多数,之前我还会特意去搜丑图来存为表情包,平时在各个群溜达,看上一些“丑表情包”我也会火速存下来。

对了,我还有一个表情包群,500个群友每天在群里发图、求图,这也是我的表情包宝藏来源。

从类型来说,我的“丑表情包”涉及种类也比较丰富,土、俗的,猥琐的都有。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网络一线牵,相逢就是缘”这种土味表情包,现在我的表情包则是猥琐的为主,什么挠屁屁、扎着两只小辫吹泡泡的胡子大叔之类的。

图/诗诗的收藏的微信表情包 来源/诗诗截图
图/诗诗的收藏的微信表情包 来源/诗诗截图

至于中意“丑表情包”的原因,纯粹是觉得它们好玩。而且有时候聊天陷入僵局,或者说到什么严肃的事情的时候,发个“丑表情包”也能缓和一下气氛。而且可能作为女性,使用“丑表情包”一是显得自己比较男性化,二是女性发猥琐表情包,攻击性相较男性没那么强,如果是男性使用这些表情包,聊天对象肯定会觉得很不舒服,但女性相对会好一点。

而且我身边中意“丑表情包”人也不只我一个,有一天我在群里发了几个“丑表情包”,很快大家就接着和我斗起了图,大家的丑表情包也五花八门。大家一边斗图,一边说“这个图收了”,我才知道,原来大家都爱“丑表情包”。

不过我使用丑表情包也会分情况,不熟的聊天对象,或者工作场合,我也有可可爱爱的、正经的表情包,客气地维持恰当的聊天关系。但和人越熟,我发的表情包就会越丑。有时候我朋友还会在收到我的表情包后吐槽“好丑啊,烦死了”。

有次我在小姐妹群里发了一个闪光的动图,十分刺眼,我朋友瞬间吐槽道,“救命,我在开会。本来安安静静玩手机,你这个动图一闪,十米开外的人都注意到我的手机了。快撤回!”我也就撤回了,但吐槽完也就算了,这不过是网络聊天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其实,表情包只是我们传情达意的一个辅助而已,无论美、丑、可爱,符合我们自己的需要就行了。况且人生已经那么累了,表情包就用自己喜欢的就好了。我就爱“丑表情包”。

穿上奇葩衣服去遛狗 是我的精神自由时间

小楚丨27岁 创意文案

可能一直以来,我们都受各种社会目光的注视,穿衣打扮都需要中规中矩,所以有时候会特别渴望能“放飞自我”。

上学的时候,我就因为周一到周五都需要穿校服,只有周末和放假才能穿自己的衣服,所以特别珍惜那些时间。而作为一个90后,我也经常打扮得“五花八门”,市面上存在的杀马特造型我都曾在紧凑的假期时间中尝试过。

20岁之后,作为一个女生,我还在没有工作的空窗期尝试过寸头造型。但工作之后,作为一个996打工人,大多数时候我还是得服从职场要求和社会规则,规规矩矩穿衣打扮。

不过去年年底,我跳槽到了一家无需坐班的公司,因为是项目制,员工只要完成KPI即可,所以我的自由时间多了起来。随着可自由支配时间的增多,我也领养了一只流浪狗。借着遛狗的契机,我发现每天遛狗的一个多小时成了我新的“奇装异服”尝试窗口。

来源/淘宝 燃财经截图
来源/淘宝 燃财经截图

最开始,我只是拿出为了参加婚礼或者重要场合而买,但平时压根没机会穿的礼服开始,想着“反正遛狗也没人在意,而且再不穿就没机会穿了”。不过尝试一次后,又感觉礼服又贵、穿着又不方便于是作罢。

但我“放飞自我”的心没有改变。于是,我开始在网上下单非常便宜,但平时没办法穿的各种衣服,比如汉服、哈利波特的斗篷等等。最近,因为抖音上看到一个美国女人总是穿着粉色的恐龙充气服在院子里奔跑的视频种草了恐龙充气服,在上个月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最终下单。

为了透气和穿起来方便,我没有买全身的充气服,而是买了半身的。

第一次穿恐龙服出去遛狗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是有点忐忑,因为我遛狗的时间都在晚上甚至深夜,别人怪异的目光倒是不影响我,关键是怕吓到别人。不过,穿了几次后我开始逐渐大胆起来。在别人怪异的大量和偶尔的惊吓中旁若无人的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可惜,北京近期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我实在没办法穿恐龙服或者任何除了背心短裤之外的装扮。也许等到秋天,我专属的穿衣自由时间更多,我也能继续尝试更多“奇形怪状”的装扮。

和朋友互赠“丑东西”是我们的专属默契

林果 | 23岁 会计

爱玩“丑东西”的人,多半有一个有趣的灵魂。而如果有一个能和你分享“丑东西”的人,快乐则会无限加倍。

在上大学的时候,遇到有趣的东西我就会买下来和朋友分享。这些东西价格都不贵,但都很有趣。比如有天我浏览“猎奇大赏”时,就看到有人提到了“鲤鱼笔袋”,看到图片那一刻,我就和这个十足仿真的笔袋对上眼了。下单的时候,还给朋友多带了一个,计划当作朋友的六一礼物。

快递送到之后,我拿到实物一看,竟然比商品图看起来更仿真,特别是笔袋的内衬,也是和鱼内脏一般的暗红色,拉开拉链就像剖鱼腹一样。看着这过分真实的鱼肚,我突然想起中学课本陈胜吴广起义的内容,便突发奇想,用纸条写上“陈胜王”三字塞进笔袋,一起给朋友送了过去。

看到鲤鱼笔袋和字条的那一刻,朋友立马Get到我的点,并且笑得直不起腰,还贱兮兮地告诉我,她最近看上一双和我的笔袋还挺般配的拖鞋,让我等着她的惊喜。过了几日,我收到朋友的“惊喜”,是一双鱼头拖鞋。在看到拖鞋的第一眼,我的反应是“好丑”,但细看又觉得还挺丑萌的。

图/林果提及的丑萌商品 来源/ 淘宝 林果截图
图/林果提及的丑萌商品 来源/ 淘宝 林果截图

这双鱼头拖鞋我暂且看不出是模仿什么鱼的形状,但鱼的特点都很齐全——张开的大嘴巴、鼓起的死鱼眼,清晰可见的鱼鳞鱼鳃。关键这拖鞋还是青绿色的,和菜市场卖的鱼好像。穿起来且不论舒服不舒服,光是那另类的造型就决定了我不敢穿着出门,虽然Hold不住,但又觉得很有意思,甚至看久了还觉得怪可爱的,于是我只能在宿舍穿着这双拖鞋。

我的怨种朋友见我天天在宿舍蹬着鱼头拖鞋,特别是见我夸一嘴“好得意”后,又开始给我物色其他丑萌物件——五花肉毛毯、鸡爪袜、滑稽抱枕、熊掌棉拖……最后还是我实在看不过眼,拦着朋友不让她下单。

主要是当时我室友对我的鱼头拖鞋比较反感,觉得“恶心”,要是我朋友再送我这些丑萌丑萌的礼物,我怕不是得被赶出宿舍。当然,小件的丑萌玩意我还会经常买,像屁桃钥匙扣、腊肠嘴耳机套,反正就是让自己感到快乐罢了。

我的“丑玩具”又好笑又好玩

石头丨29岁 品牌宣传

其实我从小就喜欢玩具,但由于家庭经济水平和家庭观念的关系,父母给我买玩具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长大之后,能够自主消费了,我就开始“报复性”买玩具和手办。其中虽然有“正常”审美的玩具,但也不乏一些奇奇怪怪的“丑东西”。

我第一次买“丑玩具”,纯粹是因为好奇心,那是一个小摆件,我对它的印象就是“特别丑”,而且它可以拆卸,也让人十分好奇,就买下来送给了朋友。后来,我就对“丑玩具”越来越上头,各种手办、口罩、小玩具,越怪我越喜欢,统统收入囊中。

图/石头的“丑玩具”来源/石头供图
图/石头的“丑玩具”来源/石头供图

有一次在家看电影《寄生兽》,对电影中的小怪物也产生了兴趣,看完电影就上购物软件下单了。之后看其他电影,电影中涉及的一些奇怪的手办、小怪物、小怪兽的周边,我都会各处搜罗然后买下来。

爱上“丑东西”这段时间,我买了不少、特别丑的小玩具,比如这个笑脸漏勺、青蛙嘴。

而且“丑玩具”也能给人带来实打实的快乐。比如这个笑脸漏勺,它质感平平,不哗众取宠,却因为用麦秸秆制造兼顾环保而深得我心,看似丑,实则是惊喜,每次使用,都可以看到笑脸,生活,需要一些平凡的惊喜,而它带给我的是一次次的快乐。

而且这些“丑玩具”,也有意想不到的社交属性。因为在看到我的“丑玩具”时,朋友们都会忍不住吐槽,“这东西怎么这么丑啊?”“你为什么买它,你怎么想的?”无意间也开启了话题,而话题一旦开启,就会越来越深入,于是增进了大家的了解。

玩具无论是丑还是美,在我看来都算是一个生活的调剂品,一个小小的丑东西会给你带来无尽的快乐。

对文章打分

这届年轻人,为“丑东西”有多上头?

12 (71%)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