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都榨不干的孙悟空 正在被国产动画电影榨干

2021年07月02日 23:26 次阅读 稿源:3DMGame 条评论

随着高考分数的公布,盛夏的脚步近了,象征暑期的七月即将到来。为了迎接这份悠长的夏日,电影发行商都公布了一大批新电影的预告。当“六一档”和“端午档”翻篇,时间更为漫长的“暑期档”来临,国产3D动画电影也迎来了自己的“井喷期”。一些我们并不陌生的,改编自中国传统神话故事的动画电影,蜂拥至我们眼前。

前有国产3D动画电影“扛旗作”,叫好又叫座的《大圣归来》,后有成为中国电影票房史亚军,斩获50亿元票房神话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今天的我们,对这些从传统神话故事取材,进行“魔改”的国产3D动画电影,已经不再陌生。

但问题是,这些国产3D动画电影实在太多了。

目前仅仅放出消息的神话题材国产3D动画电影,就有《孙悟空之噬天魔猴》《大圣闹天宫》《二郎神之深海蛟龙》《八戒之天蓬下界》《托塔李天王之众神归一》《红孩儿之初生牛犊》和《济公之降龙降世》,如果再加上已经上院线的电影,除了“大圣”和“魔童”,这个阵容又能多出《孙悟空之再世妖王》《姜子牙》等一众同样来自《西游记》和《封神演义》的电影。

从形式上,我们难免疑惑,为什么绝大多数的国产3D动画电影,都跳不出《封神演义》和《西游记》,而通过宣传片和资料,类似的疑惑又施加到了内容上——为什么这些国产3D动画电影的主角,看上去都那么“我命由我不由天”。

2015年7月10日,国产3D动画电影迎来了一部“现象级”的作品——《大圣归来》。

这部改编自《西游记》的电影,融入了诸多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神话元素,原创了一个幼童江流儿和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故事,虽然后续的改编游戏留下了一地鸡毛,但电影本身的质量,却博得了观众们的阵阵喝彩。

《大圣归来》选用了诸多高品质配乐,孙悟空大战天庭十万天兵天将时的《闯将令》,妖王婉转幽深的原创昆曲唱段《祭天化颜歌》,而结尾孙悟空取回力量堂堂登场时的《小刀会序曲》,更是为高潮剧情的氛围夯实了地基。

导演田晓鹏将观众们自小对孙悟空的向往,转化为剧中江流儿对孙悟空的向往,不仅让观众和江流儿的“共情”丝滑顺畅,同样也为影片高潮部分的“大圣归来”,狠狠地助推了一把。

《大圣归来》顺理成章地在近年的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笔。它最大的意义在于——以“出圈”的巨大影响力,让一些观众对国产动画电影的观感发生改变,不再停留在过去以“喜羊羊”“猪猪侠”“熊出没”为首的,面向小观众的“年货”上。

于是在《大圣归来》后,资本将橄榄枝投向国产3D动画电影,越来越多的剧本被送到广电总局进行备案,后续几年里也陆续有各式各样的国产3D动画电影,出现在大荧幕上。如果将这股资本热潮的猛烈程度,类比为火山爆发,那么4年后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无疑是中国动画电影跨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规模最为盛大,反响也最为空前的一次“喷涌”。

2019年7月26日,《哪吒之魔童降世》正式登上院线,上映后仅仅5天,它的票房已经超越《大圣归来》突破10亿元,成为国产动画电影新晋票房冠军。

此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成绩持续高歌猛进,在年底12月28日进行票房补录后,总票房正式突破50亿,以40亿元票房的巨大优势,遥遥领先于国产动画电影票房亚军《大圣归来》的9.56亿元票房。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优点已经无需我再赘述,这是一部纯正的商业动画电影,融合了宏大的战斗场景,穿插在主线剧情中的笑点包袱,能在片场感动观众的家庭伦理故事,燃点、笑点和泪点齐聚。虽然最后的50亿元票房,确实有点“时也运也”的意思,但一场视觉上的盛宴,情感上的不错家庭伦理剧,确实摆在了观众的餐桌上。

“魔童”的出现,再次坚定了资本的决心,于是就有了我们此前提到的,像是《八戒之天蓬下界》《济公之降龙降世》和《红孩儿之初生牛犊》之类的国产动画电影。

如今,虽然资本投资国产3D动画电影的热潮还未降温,但在观众们眼中,“魔童”的热潮已经褪去两年,随着《姜子牙》《悟空之再世妖王》等“封神”“西游”题材电影的上映,一些问题开始浮上水面——人们开始注意到目前国产动画电影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主角们多少都带着点儿“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味道?

我们从孙悟空和哪吒说起。这两位神话人物在各自的“主场”,天然具备拥有悠久历史的反叛精神,带点儿“我命由我不由天”倒是合情合理。

孙悟空妖王出身,虽然在专业教辅机构斜月三星洞念过书,也有特级教师菩提祖师给他开小灶,但后续一波“从南天门杀到凌霄殿”的操作,却直接让他成为中国神话史上最大逆不道的角色,甚至可能没有之一。

如果说孙悟空反上天庭,是对君权的叛逆。那么《封神演义》中,哪吒“剜骨肉还於父母”后,因为被父亲李靖打碎泥塑金身断绝香火,父子俩反目成仇大打出手,甚至逼得李靖生出自杀想法“不若自己将画戟刺死,免受此子之辱”,则是对父权赤裸裸的叛逆。

这两位一个敢打上天庭杀玉帝,一个敢在家门口叫父亲出来受死,如果让这种历久弥新的叛逆精神出现在荧幕上,倒确实没什么问题。

但一些其他角色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确实称得上被人说一句“改编不是乱编”了。

图源@B站Up主敢问片在何方

在《济公之降龙降世》的宣传片里,镜头先是给了特效拉满的一条金龙,随后又出现身穿一袭红衣,踩在金龙头上的成年和尚。在随后的剧情碎片里里,一个幼年时期的李修缘出场,接着就是“被诬陷和妖怪有关→周围百姓陷入被妖怪残害困境→家人为了保护李修缘和妖怪战斗→李修缘觉醒成为降龙罗汉”的“经典”流程。

在B站的宣传片视频上,弹幕“可能这就是济儿的命吧”“济公之魔童降世”“又是这种拧巴的剧情”不断飘过,评论区则不断有人吐槽“差不多得了,工业化不是流水线”。

自从十六罗汉演变为十八罗汉,济公一直是十八罗汉中的C位,罗汉名“降龙”还直接被金庸化用造出绝世武功“降龙十八掌”,更加增添影响力。游本昌老先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电视荧幕上,更是将“济”和“癫”两个特质,表演得出神入化,让济公这个佛教人物的形象,深入观众内心。

但“济公”和动画电影宣传片中的台词“修缘,做自己的英雄”的关系,只能说是有些生搬硬套。毕竟,从前世就已然“根正苗红”的佛教高僧,确实很难让人联系起什么“逆天改命”的桥段。

在《济公之降龙降世》B站宣传片的评论区,有位用户对这些国产3D动画电影的命名有些不满,吐槽未来是否会出现“八戒之天蓬在世”。

在这条评论出现后的第二天,《八戒之天蓬下界》首次公布了概念海报。

《八戒之天蓬下界》只是首次公布了概念海报,并没有发出展示更多信息的宣传片。但海报,已经透露了些许我们熟悉的味道。

海报中的天空乌云蔽日,八戒跃进空中蓄势待发,身下的旋风席卷地面摧毁一切,一把九齿钉耙高高举起,朝向天空奋力挥出。知道的知道这是因为搞办公室恋情,被贬下凡间的天蓬元帅,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加班的大圣,又翻拍了一出“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根据《八戒之天蓬下界》的宣传资料,影片中将会设计八戒和卵二姐的感情戏——“天蓬元帅因看守不力丢失天庭神器,隐藏身份下界至妖城找寻,在妖城天蓬不但变成了猪妖还失去了法力,幸遇二姐,历经重重艰难险阻,最终打破界定遵循内心正道,为情义逆天成妖。”

我们先不去吐槽这个和“做自己的英雄”如出一辙的“打破界定 遵循内心”,这个“二姐”倒确实不是原创出来的角色。

《西游记》中的“二姐”真名为“卵二姐(一说为卯二姐)”,在原著第八回“我佛造经传极乐 观音奉旨上长安”里,于八戒给观音菩萨报户籍时出现——“此山叫做福陵山。山中有一洞,叫做云栈洞。洞里原有个卵二姐,他见我有些武艺,招我做了家长,又唤做倒醹门。不上一年,他死了,将一洞的家当,尽归我受用。”

然后下面就没了。

《西游记》原著共一百回,篇幅逾八十万字,而关于“卵二姐”的描述,就只有这么三十来个字,答案已然揭晓——这是个配角中的配角,在原著剧情中起到的作用,可能只是给猪八戒安上一个“倒插门专业户”的人设。

但“卵二姐”却体现出了使用传统神话IP创作的优势——填充原著故事中的空缺。

如果不想对原著故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编,那么寻找原作者在长篇神话中留下的空缺,即使只是一个“八戒亡妻”,也能够被新时代的创作者们使用,成为一部动画电影主角“逆天而行”的理由。

这正是除了没有版权费用,自带流量方便宣发之外的,在传统神话IP下创作的另一优势,足够的原创故事空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影院的大荧幕上,才会出现和幼年江流儿玩在一起的齐天大圣,才会有龙王三太子敖丙,强行被和哪吒组成红蓝CP,姜太公必须因为“中年人的愤怒”踏碎天阶,“打破界定,遵循内心”会成为八戒大电影的宣传语,活佛济公也要去“做自己的英雄”。

著名表演艺术家六小龄童老师说过“改变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一些强行给传统神话角色赋予“大圣”“魔童”感的创作,确实很难让人在观影的同时,受到某种“传统文化的熏陶”,又或是让新时代的年轻人们,了解到那些真实的神话或历史人物。

就像《王者荣耀》中“荆轲是女的”曾经引发的争议,我们不是要求所有使用神话IP创造的作品,都肩负起“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重任。但吃着这份红利,肆意妄为地“魔改”,未免也有些太不地道。

换个角度,那些“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剧情,能否催生出精神内核上更优质的作品,同样是个未知数。就目前的几款神话IP动画电影,我们确实无法坦然地夸赞一句——它们的剧情,传递出了某种值得称道的深度思考。

如果我们只把神话IP自带的流量当做目的,在原著的空缺中肆意妄为,那么开一个国产动画电影剧本的头,兴许未必有那么高的门槛。

比如《西游记》原著中交代的,孙悟空留学斜月三星洞后,结交了一群社会上的妖族兄弟,哥儿几个并称为“七大圣”。

那我们把流量最高的齐天大圣放到C位,然后给除了平天大圣牛魔王外,其他并未在原著中出现的妖王,赋予上自己的解读,写一个关于“悟空之义结金兰”的故事。在结尾加上一场高潮戏“七妖王协力破难关”,配上恢弘的场景和动人的音乐,“比博燃”必然会出现在上映后的影评中。

当然,如果要完全效仿迪士尼或好莱坞的手法,那这些妖王中,可能还得出现皮肤是五彩斑斓的黑,头上佩羽毛头饰,性别是雌雄同体,做得一手好Taco的真·妖王。

这也许并非是我们想要的,国产动画电影的未来。

在电影技术落后于发达国家的从前,我们有过很多经典的动画短篇——让水墨画动起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小蝌蚪找妈妈》;至今仍未被超越的经典1961版《大闹天宫》;熔铸敦煌壁画艺术,讽刺人性贪婪的《九色鹿》。而如今,我们的“技”渐渐追上发达国家的背影,但“艺”却仿佛在不知不觉中销声匿迹。

事实上,有心做出好国产动画电影的人们并非不存在。2017年的原创动画电影《大护法》,就是一部口碑绝佳的,直指人性的国产动画电影,但人们叫好的同时,电影的票房只达到了8700万。

如果商业和艺术的矛盾无法调和,那么我们希望的,唯有让天平稍稍偏向艺术一点儿,稍微多些深度。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国产动画电影的品质,距离发展到出现类似《风之谷》《幽灵公主》和《红猪》那样的作品,仍有一段漫长的旅途。

至少,不妨少些“我命由我不由天”。

对文章打分

周星驰都榨不干的孙悟空 正在被国产动画电影榨干

41 (59%)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今日最热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